《医方考》 > 卷一

沙巴体育在哪存款-外围足球滚球技巧

叙曰∶风者,百病之长,得行天之象,故其发也暴。然上世论风,主于外感;乃河间主火,东垣主气,丹溪主湿,而末世之论纷然矣。今考名方二十三首,为风,为火,为气,为湿,皆时出而主之,初不泥于一说也。

 

乌梅擦牙关方

病患国中风筋急,口噤不开,便以铁物开之,恐伤其齿,宜用乌梅肉擦其牙关,牙关酸软,则易开矣!此酸先入筋之故也。其有中风证而口开不噤者,筋先绝也,不治。

 

稀涎散

猪牙皂角(四条,去果皮,炙) 白矾(一两,枯)

共为末,每进三字,水下。

病患国中风,暴仆,痰涎涌盛,此药与之,频吐涎沫,壅塞少疏,续进他药。

清阳在上,浊阴在下,则天冠地履,无暴仆也。若浊邪风涌而上,则清阳失位而倒置矣,故令人暴仆。所以痰涎壅塞者,风盛气涌而然也。经曰∶病发而不足,标而本之,先治其标,后治其本。故不与疏风补虚,而先为之吐其涎沫。白矾之味咸苦,咸能软顽痰,苦能吐涎沫;皂角之味辛咸,辛能利气窍,咸能去污垢。名之曰稀涎,固夺门之兵也。师曰∶凡吐中风之痰,使咽喉疏通,能进汤液便止。若攻尽其痰,则无液以养筋,能令人挛急偏枯,此大戒也!

 

通顶散

藜芦 生甘草 川芎 细辛 人参(各一钱) 石膏(五钱)

共为末。

病患国中风,不知人事,口噤不能开,用此药一字,吹入鼻中。有嚏者,肺气未绝,可治。

中风,不知人事,病则急矣。以平药与之,不能开其壅塞,故用藜芦与人参细辛相反,使其相反而相用也,肺苦气上逆,故用石膏之重以坠之,甘草之平以缓之;乃川芎之用,取其清气利窍而已。

 

苏合香丸

沉香 青木香 乌犀角 香附丁香 朱砂 诃黎勒 白檀香 麝香 荜茇 龙脑 白术 安息香 苏合油(各二两) 熏陆香(一两)

病患国中风,喉中痰塞,水饮难通,非香窜不能开窍,故集诸香以利窍;非辛热不能通塞,故用诸辛为佐使。犀角虽凉,凉而不滞;诃黎虽涩,涩而生津。世人用此方于国中之时,每每取效。丹溪谓辛香走散真气,又谓脑、麝能引风入骨,如油入面,不可解也。医者但可用之以救急,慎毋令人多服也。

 

许胤宗黄防风汤熏蒸法

许胤宗者,唐时常州义兴人也,初仕陈,为新蔡王外兵参军。时柳太后感风不能言,脉沉而紧,胤宗曰∶口不下药,宜以汤气蒸之,令药入腠理,周时可瘥。遂造黄 防风汤数十斛,置于床下,气如烟雾,次日便得语。由是超拜义兴太守。昆谓鼻气通乎天,故无形之气,由鼻而入,呼吸传变,无处不之。黄 甘而善补,得防风而功愈速,驱风补虚,两得之矣。自非胤宗之通达,不能主乎此法。医者能善用之,则亦可以治乎今之人矣!

 

二陈汤

半夏(姜制)、陈皮(去白)、白茯苓(去皮,各等分)、甘草(炙,减半)

风盛痰壅,既用稀涎等药开其气道,续以此方主之。

风干于脾则痰壅,然痰之生,本于湿,半夏所以燥湿也,茯苓所以渗湿也,湿去则痰无由以生;痰之为患,本于脾虚气滞,甘草所以补脾也,陈皮所以利气也,补脾利气,则土又足以制湿,而痰且无壅滞矣。此二陈之旨也。名曰二陈,以橘、半二物贵乎陈久耳。正考见痰门。

 

四君子汤加竹沥姜汁方

人参 白术 茯苓 甘草 竹沥 姜汁丹溪曰∶半身不遂,在右者,属气虚,以此方主之。

经曰∶左右者,阴阳之道路也。故左属血,而右属气。气虚者,补之以甘,故用人参白术茯苓甘草。四件称其为君子者,谓其甘平,有冲和之德,而无克伐之性也。其加竹沥,谓其行痰;其加姜汁,所以行竹沥之滞,而共成夫伐痰之功耳。

 

四物汤加桃仁红花竹沥姜汁方

当归(酒洗) 川芎(洗去土) 白芍药(酒炒) 熟地黄 桃仁(去皮尖) 红花(酒洗) 竹

丹溪曰∶半身不遂,在左者,属瘀血,以此方主之。

芎、归、芍、地,生血药也,新血生,则瘀血滑而易去;桃仁红花,消瘀药也,瘀血去,则新血清而易生。然亦加夫竹沥、姜汁者,以痰之为物,靡所不之,盖无分于左右而为患也。

 

八味顺气散

白术(炒) 白茯苓 青皮(去穣,炒) 白芷 陈皮(去白) 台乌药 人参(各一钱) 甘

中风,正气虚,痰涎壅盛者,宜此方主之。

人参白术茯苓甘草,四君子汤也。经曰∶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,故用四君子以补气。

治痰之法,利气为先,故用青皮白芷、台乌、陈皮以顺气,气顺则痰行,而无壅塞之患矣。此标本兼施之治也。

 

乌药顺气散

麻黄(去节) 陈皮(去白) 乌药各一钱 枳壳(去穣,麸炒二两) 炙甘草 白芷 桔梗(各一两) 川芎(洗去土) 白僵蚕(炒) 干姜(炒黑,半两)

中风,遍身麻痹,语言謇涩,口眼 斜,喉中气急有痰者,此方主之。

遍身麻痹,表气不顺也,故治以麻黄、川芎;语言謇涩,里气不顺也,故治以乌药、陈、枳;口眼 斜,面部之气不顺也,故治以白芷僵蚕;喉中气急,甘草可缓;肺气上逆,桔梗可下;痰之为物,塞则结滞,热则流行,佐以干姜,行其滞也。此治标之剂也,然必邪实初

 

牵正散

白附子 白僵蚕 全蝎(并生用,为末,每服酒调下二钱)

中风,口眼 斜,无他证者,此方主之。

艽、防之属,可以驱外来之风,而内生之风,非其治也;星、夏之辈,足以治湿土之痰,而虚风之痰,非其治也。斯三物者,疗内主之风,治虚热之痰,得酒引之,能入经而正口眼。又曰∶白附之辛,可使驱风;蚕、蝎之咸,可使软痰;辛中有热,可使从风;蚕、蝎有毒,可使破结。医之用药,有用其热以攻热,用其毒以攻毒者,《大易》所谓同气相求,《内经

 

星香汤

牛胆南星(八钱) 木香(一钱)

中风,体肥痰盛,口不渴者,此方主之。

南星,燥痰之品也。曰体肥,曰痰盛,曰不渴,则宜燥也可知矣,故以南星主之。而必入于牛胆者,制其燥也。佐以木香者,利痰气也。

 

省风汤

防风(去芦) 半夏(姜制,各一钱) 全蝎(二钱) 胆南星 炙甘草 生白附 生川乌

中风,口眼 僻,痰涎壅盛者,此方主之。

风涌其痰,干于面部,则口眼 僻;塞于胸中,则痰涎壅盛。是方也,防风、白附、全蝎川乌,可以活经络之风痰而正口眼;南星、半夏、甘草、木香,可以疗胸次之风痰而开壅塞。方名曰省风者,省减其风之谓也。

 

改容膏

蓖麻子一两 真冰片三分

共捣为膏。寒月加干姜、附子各一钱。

中风,口眼 僻在左,以此膏敷其右; 僻在右,以此膏敷其左。今日敷之,明日改正,故曰改容。若以蜣螂、冰片敷之,或以 血、冰片敷之,皆良。盖此三物者,皆引风拔毒之品也,佐以冰片,取其利气而善走窍;佐以姜、附,取其温热而利严寒,此惟冬月加之,他时弗用也。

 

小续命汤

麻黄(去节) 人参(去芦) 黄芩(酒炒) 芍药(酒炒) 川芎 炙甘草 杏仁(去皮,炒)??分)

古人以此方混治中风,未详其证。昆谓麻黄、杏仁,麻黄汤也,仲景以之治太阳证之伤寒。桂枝、芍药,桂枝汤也,仲景以之治太阳证之中风。如此言之,则中风而有头疼、身热、脊强者,皆在所必用也。人参甘草,四君子之二也,《局方》用之以补气;芍药、川芎,四物汤之二也,《局方》用之以养血。如此言之,则中风而有气虚、血虚者,皆在所必用也。风淫末疾,故佐以防风;湿淫腹疾,故佐以防己;阴淫寒疾,故佐以附子;阳淫热疾,故佐以黄芩。盖病不单来,杂揉而至,故其用药,亦兼该也。

热者,去附子,用白附子;筋急语迟、脉弦者,倍人参,加薏苡、当归,去黄芩、芍药以避中寒;烦躁、不大便,去附、桂,倍加芍药、竹沥;日久大便不行、胸中不快,加枳壳大黄;语言謇涩,手足颤掉,加石菖蒲、竹沥;口渴,加麦门冬、栝蒌、天花粉;身疼、发搐,加羌活;烦渴、多惊,加犀角、羚羊角;汗多,去麻黄;舌燥,加石膏,去附、桂。

 

大秦艽汤

秦艽(去芦) 石膏(生用) 当归(酒洗) 芍药(酒炒) 羌活(去芦) 防风(去芦) 黄芩(酒炒) 生 (洗去土,音胡,即生地) 熟 甘草(炙) 川芎(洗) 白术(酒炒)白芷 茯苓(去皮) 独活(各一钱) 北细辛(去土,五分)

中风,手足不能运动,舌强不能言语,风邪散见不拘一经者,此方主之。

中风,虚邪也。许学士云∶留而不去,其病则实,故用驱风养血之剂兼而治之。用秦艽为君者,以其主宰一身之风,石膏所以去胃中总司之火,羌活去太阳百节之风疼,防风为诸风药中之军卒。三阳数变之风邪,责之细辛;三阴内淫之风湿,责之苓、术。去厥阴经之风,则有川芎;去阳明经之风,则有白芷。风热干乎气,清以黄芩;风热干乎血,凉以生 。独活疗风湿在足少阴,甘草缓风邪上逆于肺。乃当归、芍药、熟 者,所以养血于疏风之后,一以济风药之燥,一使手得血而能握,足得血而能步也。

 

三化汤

浓朴(姜汤炒) 大黄(酒浸) 枳实(麸炒) 羌活(等分)

中风,二便数日不利,邪气内实者,以此方微利之。

大黄、浓朴、枳实,小承气汤也。上焦满,治以浓朴;中焦满,破以枳实;下焦实,夺以大黄;用羌活者,不忘乎风也。服后二便微利,则三焦之气无所阻塞,而复其传化之职矣,故曰三化。此方惟实者可用,虚者勿妄与之;若实者不用,则又失乎通达之权,是当大寇而亡九伐之法矣,非安内之道也。

 

泻青丸

龙胆草 川芎 栀子(炒黑) 当归(酒洗) 大黄(酒蒸) 羌活 防风 等分

中风,发热,不能安卧者,此方主之。

肝主风,少阳胆则其腑也。少阳之经行乎两胁,风热相干,故不能安卧;此方名曰泻青,泻肝胆也。龙胆草味苦而浓,故入厥阴而泻肝;少阳火实者,头角必痛,故佐以川芎;少阳火郁者,必生烦躁,故佐以栀子;肝者将军之官,风淫火炽,势不容易以治,故又夺以大黄。用当归者,培养乎血,而不使其为风热所燥也。复用乎羌活、防风者,二物皆升散之品,此

 

活络丹

胆南星 川乌(炮,去皮脐) 草乌(炮,去皮,各六两) 地龙(去土,火干) 乳香(去

中风,手足不用,日久不愈者,经络中有湿痰死血,此方主之。

南星之辛烈,所以燥湿痰;二乌之辛热,所以散寒湿。地龙,即蚯蚓也,湿土所生,用之者何?《易》曰∶方以类聚。欲其引星、乌直达湿痰所聚之处,所谓同气相求也。亦《内经》佐以所利,和以所宜之意。风邪注于肢节,久久则血脉凝聚不行,故用乳香、没药以消瘀血。

 

蠲痹汤

黄 (蜜炙) 防风(去芦) 羌活 赤芍药(酒炒) 姜黄(炒) 当归(酒炒,各二钱五分) 甘草(炙,五分)

中风,表虚,手足顽痹者,此方主之。

《内经》曰∶荣气虚则不仁,卫气虚则不用,故用黄 以实表气;然黄 与防风相畏,用之者何?洁古云∶黄 得防风而功愈速,故并用之,欲其相畏而相使耳。羌活驱散风邪,得当归不至燥血;姜黄能攻痹血,得赤芍足以和肝;复用甘草调之,取其味平也。

 

防风通圣散

防风 川芎 当归 芍药(炒) 麻黄(去节) 大黄(蒸) 芒硝 连翘 薄荷 栀子(炒

风热壅盛,表里三焦皆实者,此方主之。

防风、麻黄,解表药也,风热之在皮肤者,得之由汗而泄;荆芥薄荷,清上药也,风热之在巅顶者,得之由鼻而泄;大黄芒硝,通利药也,风热之在肠胃者,得之由后而泄;滑石、栀子,水道药也,风热之在决渎者,得之由溺而泄。风淫于膈,肺胃受邪,石膏、桔梗,清肺胃也;而连翘黄芩,又所以祛诸经之游火;风之为患,肝木主之,川芎、归、芍,和肝血也,而甘草白术,又所以和胃气而健脾。刘守真氏长于治火,此方之旨,详且悉哉!

 

史国公药酒方

防风(去芦) 秦艽(去芦) 油松节 虎胫骨(酥炙) 鳖甲(醋炙) 白术(各二两,炒)??皮,姜炒,各三两) 苍耳

中风之久,语言謇涩,半身不遂,手足拘挛,不堪行步,痿痹不仁者,此方神良。

语言謇涩,风在舌本也;半身不遂,邪并于虚也;手足拘挛,风燥其筋也;不堪行步,风燥而血不濡也;痿痹不仁,风而湿也。是方也,干茄根、苍耳子、羌活、秦艽防风、松节、萆 、蚕砂,可以去风,亦可以去湿,风去则謇涩、拘挛之证除,湿去则不遂、不仁之患愈;当归牛膝、杜仲、枸杞,所以养血,亦所以润燥,养血则手得血而能摄,足得血而能步,润燥则筋得血而能舒矣。若虎骨者,用之以驱入骨之风;白术者,用之以致冲和之气,风

 

??丸

??草(不拘多少)

此草处处有之,其叶似苍耳,对节而生,用五月五日、七月七日、九月九日,采来晒干,铺入甑中,用好酒层层匀洒,蒸之复晒,如此九次,为末,炼蜜为丸,如梧桐子大。每服五十丸,空心无灰酒下。

病患骨节疼痛,缓弱无力,此方主之良。

骨节疼痛,壅疾也,壅者喜通。此物味辛苦而气寒,用九蒸九晒,则苦寒之浊味皆去,而气轻清矣。《本草》云∶轻可以去实,盖轻清则无窍不入,故能透骨驱风,劲健筋骨。若未之九蒸九晒,或蒸晒之数不满于九,浊味犹存,阴体尚在,则不能透骨驱风而却病也。此阴阳清浊之义,惟明者求之。(唐江陵节度使成讷进 丸,知益州张咏进 丸,事考并见痛风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