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医方考》 > 卷一

中文bet体育在线投注-万博只有一种充值方式

叙曰∶仲景伤寒方,群方之祖也,自晋唐而降,历朝医哲,罔不宗之,初学之士,能究其方,识其证,虽施之杂疗,不可胜用,岂徒曰伤寒云尔哉!今取其方七十五首,考之如下,有

 

桂枝汤

桂枝(三两,洗净) 芍药(三两,炒) 甘草(二两,生) 生姜(三两) 生枣(十二枚,

头痛发热,汗出恶风,脉缓者,太阳中风也,此汤主之。

风之伤人也,头先受之,故令头痛;风在表则表实,故令发热;风为阳,气亦为阳,同类相从,则伤卫外之气,卫伤则无以固卫津液,故令汗出;其恶风者,卫气不能卫也;其脉缓者,卫气不能鼓也。上件皆太阳证,故曰太阳中风。桂枝味辛甘,辛则能解肌,甘则能实表,经曰∶辛甘发散为阳,故用之以治风;然恐其走泄阴气,故用芍药之酸以收之;佐以甘草生姜大枣,此发表而兼和里之意。是方也,惟表邪可以用之;若阳邪去表入里,里作燥渴,二便秘结,此宜承气之时也,而误用之则反矣。论曰∶桂枝下咽,阳盛则毙。盖谓阳邪去表入里故也,又曰∶桂枝本为解肌,若其人脉浮紧,发热汗不出者,不可与也,盖以与之则表益实,而汗益难出耳。故申之以常须识此,勿令误也。

 

麻黄汤

麻黄(去节,三两) 桂枝(洗净,二两) 杏仁(去皮尖,七十枚) 甘草(一两,生)

太阳伤寒,头痛发热,身疼腰痛,骨节不利,恶寒无汗而喘,脉来尺寸俱紧者,麻黄汤主之。

足太阳经,起目内 ,循头背腰 ,故所过疼痛不利;寒邪外束,人身之阳不得宣越,故令发热;寒邪在表,不复任寒,故令恶寒;寒主闭藏,故令无汗;人身之阳,既不得宣越于外,则必壅塞于内,故令作喘;寒气刚劲,故令脉紧。麻黄之形,中空而虚;麻黄之味,辛温而薄,空则能通腠理,辛则能散寒邪,故令为君。佐以桂枝,取其解肌;佐以杏仁,取其利气;入甘草者,亦辛甘发散之谓。抑太阳无汗,麻黄之用固矣!若不斟酌人品之虚实,时令之寒暄,则又有汗多亡阳之戒。汗多者宜扑粉,亡阳者宜附子汤。

 

葛根汤

葛根(四两) 麻黄(去节,三两) 桂枝(洗净,二两) 芍药(二两,炒) 甘草(二两,

太阳病,项背强,无汗恶风者,名曰刚 ,此方主之。

风寒伤经络之经,则所过但痛而已,未至于强;风寒伤筋骨之筋,则所过筋急强直而成。 ,痉字之误也。曰刚痉者,无汗之名也。本草云∶轻可去实。葛根、麻黄,形气之轻者也;此以风寒表实,故加二物于桂枝汤中。又,太阳与阳明合病,必自下利。下利,里证也,今之庸医皆曰漏底伤寒,不治,仲景则以此方主之。盖以邪气并于阳,则阳实而阴虚,阴虚故下利也;与此汤以散经中表邪,则阳不实而阴气平,利不治而自止也。斯妙也,惟明者

 

小青龙汤

麻黄(三两,去节) 桂枝(三两,洗净) 芍药(三两,炒) 五味子(半斤,炒) 半夏(半升,泡) 北细辛(去土) 甘草(生) 干姜(各三两)

伤寒表不解,心下有水气,干呕,或咳,或噎,或喘,小青龙汤主之。

表不解者,头痛、发热、身疼尚在也。伤寒曾渴。饮水过多,故心下有水气。有声无物,谓之干呕,名曰水气,则有形之水已散,但无形之气仍在耳,故无物可吐而但有声。或咳,或麻黄、桂枝甘草,发表邪也;半夏、细辛干姜,散水气也;芍药所以和阴血,五味所以收肺气。

 

大青龙汤

麻黄(六两,去节) 杏仁(四十枚,去皮尖) 桂枝(净洗) 甘草(生,各二两) 生姜

伤寒太阳证,见风脉者,此方主之。

仲景法∶太阳伤寒,治以麻黄汤;太阳中风,治以桂枝汤。今伤寒太阳证见风脉,是有头痛、身热、无汗、恶寒,但脉来不紧而缓,为伤寒且中风矣,故二方并而用之。风寒外盛,则人身之阳郁为内热,此石膏之所加也。名曰大青龙,其发表之尤者乎!而亡阳之戒,筋惕肉之弊,则用青龙之过者也。有此者,急以大温大补

 

升麻葛根汤

升麻 葛根 芍药(炒) 甘草等分

伤寒,目痛鼻干,不眠,无汗,恶寒发热者,阳明经证也,此方主之。

足阳明之脉,抵目挟鼻,故目痛鼻干。其不能眠者,阳明之经属于胃,胃受邪则不能安卧,此其受邪之初,犹未及乎狂也。无汗、恶寒、发热者,表有寒邪也。药之为性,辛者可使达表,轻者可使去实。升麻葛根,辛轻者也,故用之达表而去实。寒邪之伤人也,气血为之壅滞,佐以芍药,用和血也。佐以甘草,用调气也。

 

白虎汤

石膏(一斤,捶,不见铁) 知母(去浮皮,六两) 甘草(二两) 粳米(六合)

伤寒,传入于胃,不恶寒,反恶热,有汗作渴,脉大而长者,此方主之。

传入于胃,邪入里矣。表无其邪,故不恶寒;里有实热,故反恶热;热越故有汗;里燥故作渴;邪盛故脉大;邪在阳明故脉长。白虎,西方金神也。五行之理,将来者进,功成者退,如秋金之令行,则夏火之炎息。此方名曰白虎,所以行清肃之令而除热也。石膏大寒,用之以清胃;知母味浓,用之以生津;大寒之性行,恐伤胃气,故用甘草、粳米以养胃。是方也,惟伤寒内有实热者可用之。若血虚身热,证象白虎,误服白虎者死无救,又东垣之所以垂戒矣。

 

小柴胡汤

柴胡(半斤,去芦) 黄芩(三两) 人参(三两,去芦) 甘草(三两) 半夏(半斤,制)

伤寒,寒热往来,胁痛,口苦,脉弦者,此邪在少阳经,半表半里之证也,本方主之。

邪在表则恶寒,邪在里则发热,邪在半表半里则恶寒且热,故令寒热往来。少阳之脉行于两胁,故令胁痛;其经属于胆,胆汁上溢故口苦。胆者,肝之腑,在五行为木,有垂枝之象,故脉弦。柴胡性辛温,辛者金之味,故用之以平木,温者春之气,故就之以入少阳;黄芩质枯而味苦,枯则能浮,苦则能降,君以柴胡,则入少阳矣。然邪之伤人,常乘其虚,用人参甘草者,欲中气不虚,邪不得复传入里耳。是以中气不虚之人,虽有柴胡证俱,而人参在可去也。邪初入里,里气逆而烦呕,故用半夏之辛以除呕逆,邪半在表,则荣卫争,故用姜、枣之辛甘以和荣卫。

仲景云∶胸中烦而不呕,去半夏、人参,加栝蒌实一枚;若渴者,去半夏,更加人参一两五钱、栝蒌根四两;若腹中痛者,去黄芩,加芍药三两;若胁下痞硬,去大枣,加牡蛎四两;若心下悸,小便不利者,去黄芩,加茯苓四两;若不渴,外有微热者,去人参,加桂枝三两,温覆取微汗;若咳者,去人参大枣生姜,加五味子半斤、干姜二两。以上加减法,皆

 

大柴胡汤

柴胡(半斤,去节) 黄芩(三两,炒) 芍药(三两,炒) 半夏(半升,泡七次) 生姜(五两) 枳实(四两,面煨) 大黄(二两,酒浸) 大枣(十二枚)

伤寒,阳邪入里,表证未除,里证又急者,此方主之。

表证未除者,寒热往来、胁痛、口苦尚在也;里证又急者,大便难而燥实也。表证未除,故用柴胡黄芩以解表;里证燥实,故用大黄枳实以攻里。芍药能和少阳,半夏能治呕逆,大枣生姜,又所以调中而和荣卫也。

 

调胃承气汤

大黄(四两,酒浸) 芒硝(半升) 甘草(二两)

伤寒,阳明证俱,大便秘,谵语,脉实者,此方主之。

阳明证俱者,不恶寒,反恶热、作渴是也。传至阳明,则热经数日矣。热久则五液干涸,故大便秘;液亡则无水以制火,故谵语。谵语者,呢喃而语,妄见妄言也。邪入于里,故脉实。大黄苦寒,可以荡实,芒硝咸寒,可以润燥;甘草甘平,可以和中。此药行,则胃中调而里气承顺,故曰调胃承气。然犹有戒焉,表证未去而早下之,则有结胸、痞气之患,此大、小陷胸汤之所以作

 

小承气汤

大黄(四两,酒浸) 浓朴(二两,炒) 枳实(三枚,麸炒)

伤寒,腹胀满,潮热,狂言而喘者,此方主之。

邪在上焦则作满,邪在中焦则作胀,胃中实则作潮热。曰潮热者,犹潮水之潮,其来不失时也!阳乘于心则狂,热干胃口则喘。枳、朴去上焦之痞满,大黄荡胃中之实热。此其里证虽成,病未危急,痞、满、燥、实、坚犹未全俱,以是方主之,则气亦顺矣;故曰小承气。

 

大承气汤

大黄(四两,酒浸) 浓朴(半升,姜汤炒) 枳实(五枚,麸炒) 芒硝(三合)

伤寒,阳邪入里,痞、满、燥、实、坚全俱者,急以此方主之。

调胃承气汤不用枳、朴者,以其不作痞、满,用之恐伤上焦虚无氤氲之元气也。小承气汤不用芒硝者,以其实而未坚,用之恐伤下焦血分之真阴,谓不伐其根也,此则上、中、下三焦皆病,痞、满、燥、实、坚皆全,故主此方以治之。浓朴苦温以去痞,枳实苦寒以泄满,芒硝咸寒以润燥软坚,大黄苦寒以泄实去热。虽然,仲景言急下之证,亦有数条。如少阴属肾水,病则口燥舌干而渴,乃热邪内炎,肾水将绝,宜急下之,以救将绝之水。又如腹胀不大便,土胜水也,宜急下之;阳明属土,汗出热盛,急下以存津液;腹满痛者,为土实,急当下之;热病,目不明,热不已者死。此肾水将竭,不能照物,则已危矣,须急下之,此皆大承气证也。若病未危急而早下之,或虽危急而下药过之,则又有寒中之患。寒中者,急温之,宜与理中汤。

 

桃仁承气汤

桃仁(五十枚,去皮尖) 桂枝(二两,洗净,妊娠用炒) 大黄(四两,酒浸) 芒硝(二

伤寒,外证已解,小腹急,大便黑,小便利,其人如狂者,有蓄血也,此方主之。

无头痛、发热恶寒者,为外证已解。小腹急者,邪在下焦也;大便黑者,瘀血渍之也;小便利者,血病而气不病也。上焦主阳,下焦主阴。阳邪居上焦者,名曰重阳,重阳则狂。

今瘀热客于下焦,下焦不行,则干上部清阳之分,而天君弗宁矣,故其证如狂。桃仁,润物也,能泽肠而滑血;大黄,行药也,能推陈而致新;芒硝,咸物也,能软坚而润燥;甘草,平剂也,能调胃而和中;桂枝,辛物也,能利血而行滞。又曰∶血寒则止,血热则行。桂枝之辛热,君以桃仁、硝、黄,则入血而助下行之性矣,斯其制方之意乎!

 

小陷胸汤

黄连(一两,去毛) 半夏(泡七次,半升) 栝蒌实(一枚,去皮)

伤寒,下之早,热结胸中,按之则痛者,小结胸也,此方主之。

三阳经表证未去而早下之,则表邪乘虚而入,故结胸。结胸者,阳邪固结于胸中,不能解散,为硬为痛也;按之则痛者,不按犹未痛也,故用小陷胸汤。黄连能泻胸中之热,半夏能散胸中之结,栝蒌能下胸中之气。然必下后方有是证,若未经下后,则不曰结胸。

 

大陷胸汤

大黄(六两,酒浸) 芒硝(一升) 甘遂(一钱)

伤寒,下之早,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者,大结胸也,此方主之。

三阳经表证未解,而用承气汤以攻里者,此下之早也;下之早则里虚,里虚则表邪乘之而入,三焦皆实,故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也。此其为证危急,寻常药饵不能平矣,故用大黄以荡实,硝石以软坚,甘遂以直达。噫!人称三物之峻矣,抑孰称其有起死之功乎?

用人之勇去其怒,惟善将将者能之。

 

半夏泻心汤(即甘草泻心汤)

半夏(半升,制) 黄芩(炒) 干姜 人参(去芦) 甘草(各三两) 黄连(一两,去毛)

伤寒下之早,胸满而不痛者为痞,此方主之。

伤寒自表入里,传至三阴,三阴亦有在经表证。如太阴有桂枝加芍药汤,少阴有麻黄附子细辛汤,厥阴有当归四逆汤之类。若不治其表,而用承气汤下之,则伤中气,而阴经之邪乘之矣!以既伤之中气而邪乘之,则不能升清降浊,痞塞于中,如天地不交而成痞,故曰痞,泻心者,泻心下之邪也。姜、夏之辛,所以散痞气;芩、连之苦,所以泻痞热;以下之后,脾气必虚,人参甘草大枣,所以补脾之虚。

 

附子泻心汤

附子(去皮脐,一枚) 大黄(酒浸) 黄连(去毛,炒) 黄芩(炒,各一两)

伤寒心下痞,汗出恶寒者,此方主之。

心下痞,故用三黄以泻痞;恶寒,汗出,故用附子以回阳。无三黄,则不能以去痞热;无附子,恐三黄益损其阳。热有附子,寒有三黄,寒热并用,斯为有制之兵矣,张机氏谓医家之善将将者也。俗医用寒则不用热,用热则不用寒,何以异于胶柱而鼓瑟乎?

 

生姜泻心汤

生姜四两 甘草(炙) 人参(去芦) 黄芩(炒,各三两) 半夏(半升,制) 黄连(去毛)

伤寒中风,医反下之,其人下利日数十行,谷不化,腹中雷鸣,心下痞硬而满,干呕,心烦不得安者,此方主之。

病在表而反下之,则逆矣。下面虚其中气,则表邪乘之而入,虚不任邪,故不利日数十行,今人谓之挟热利也。火性急速,谷虽入而未及化,故谷不化;虚阳奔迫,故令腹中雷鸣;中胃虚之圣药也。生姜、半夏、干姜,呕逆之圣药也;黄连黄芩,痞热之圣药也。

 

十枣汤

芫花(熬) 甘遂 大戟(各五分) 大枣(十枚)

伤寒表证已去,其人 汗出,心下痞硬,胁痛,干呕,短气者,此邪热内蓄而有伏饮也,本方主之。

芫花之辛能散饮,戟、遂之苦能泄水。又曰∶甘遂能直达水饮所结之处。三物皆峻利,故用大枣以益土,此戎衣之后而发巨桥之意也。是方也,惟壮实者能用之,虚羸之人,未可轻与也。

 

三物白散

桔梗 贝母(各三分) 巴豆(一钱,炒黑)

伤寒寒实结胸,无热证者,此方主之。

此证或由表解里热之时过食冷物,故令寒实结胸,然必无热证者为是。桔梗、贝母之苦,用之以下气;巴豆之辛,用之以去实。又曰∶病在膈上则吐,病在膈下则利,此桔、贝主上,巴豆主下之意。服后不行者,益以温汤;行之过多者,止以凉粥。

 

大陷胸丸

大黄(酒浸,半斤) 葶苈(炒) 杏仁(去皮尖) 芒硝(各半升) 甘遂(一钱) 白蜜(二

顿服之,一宿乃下。不下者,更服之。

伤寒结胸项强,如柔痉状,此方下之则和。

结胸项强者,胸满硬痛,能仰而不能俯也。有汗项强为柔痉。此虽有汗,其项强乃胸中满实而不能俯,非是中风痉急,故曰如柔痉。不用汤液而用丸剂,何也?汤主荡涤,前用大陷胸汤者,以其从心下至少腹皆硬痛,三焦皆实,故用汤以荡之。此惟上焦满实,用汤液恐伤中、下二焦之阴,故用丸剂以攻之。大黄芒硝之苦寒,所以下热;葶苈、杏仁之苦甘,所以泄满;甘遂取其直达;白蜜取其润利。

 

抵当汤丸

水蛭(三十枚,炒褐色) 虻虫(去翅足,炒,三十枚) 桃仁(三十枚,去皮尖) 大黄

伤寒不结胸,发狂,少腹硬满,小便自利,脉沉结者,以太阳随经,瘀热在里,而有瘀血也,此方主之。

宜结胸而不结胸,故曰不结胸;瘀热内实,故令发狂,发狂则重于桃仁承气如狂矣。少腹硬满者,下焦实也;小便利者,血病而气不病也;病深入里,故脉沉;内有积瘀,故脉结。脉行肌下谓之沉,迟时一止谓之结。自经而言,则曰太阳;自腑而言,则曰膀胱。阳邪由经而入,结于膀胱,故曰随经。瘀热在里,热结而燥,是瘀血也。经曰∶苦走血,咸胜血。虻虫、水蛭之咸苦,所以除蓄血;滑能利肠,苦能泻热,桃仁大黄之苦滑,所以利血热

 

栀子豉汤

栀子(十四枚,炒) 香豉(四合)

伤寒汗吐下后,虚烦不得眠,心中懊 者,此方主之。

汗吐下之后,正气不足,邪气乘虚而结于胸中,故烦热懊 ;烦热者,烦扰而热;懊者,懊恼 闷也。栀子味苦,能涌吐热邪;香豉气腐,能克制热势,所谓苦胜热,腐胜焦也。是方也,惟吐无形之虚烦则可,若用之以去实,则非栀子所能宣矣。宣实者,以后方瓜蒂散主之。

 

瓜蒂散

苦瓜蒂(略炒) 赤小豆(各五分)

伤寒,胸中多痰,头痛者,此方吐之。

胸中多痰,便是实证,与虚烦不同;痰热交淫,故令头痛。经曰∶苦能涌泄。瓜蒂,苦物也,故用之在上则涌胸中实痰。陶隐君曰∶燥可去湿,赤小豆之属是也。此用之为佐,亦是燥其湿痰之意。是方也,吐痰诚为快利,诸亡血虚象,则又在所禁矣!盖血亡而复用吐,则气亦去;虚象而复用吐,则损其阴。

 

文蛤散

文蛤(为末,方寸匕)

病在阳,反 以水,热攻于内,寒更益坚,欲饮水而不当与水而与饮之,故曰反 以水。热虽攻于内,因水寒不散,故欲饮而不渴,此其有停水可知矣,故用文蛤之咸以润下而破水。

 

五苓散

茯苓 猪苓 白术(各十八铢) 泽泻(一两六铢) 桂(半两)

伤寒小便不利而渴者,此方主之。

水道为热所秘,故令小便不利;小便不利,则不能运化津液,故令渴;水无当于五味,故用淡以治水。茯苓、猪苓、泽泻白术,虽有或润或燥之殊,然其为淡则一也,故均足以利水。桂枝辛热,辛热则能化气。经曰∶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气化则能出矣。此用桂之意也。桂有化气之功,故并称曰五苓。浊阴既出下窍,则清阳自出上窍,又热随溺而泄,则渴不治可以自除。虽然,小便不利亦有因汗下之后内亡津液而致者,不可强以五苓散利之,强利之则重亡津液,益亏其阴,故曰大下之后复发汗,小便不利者,亡津液故也,勿治之,得小便利必自愈。师又曰∶太阳随经之邪,直达膀胱,小便不利,其人如狂者,此太阳之邪不传他经,自入其腑也。五苓散主之,亦是使阳邪由溺而泄耳。互考见霍乱门。

 

猪苓汤

猪苓 茯苓 泽泻 滑石(各三钱) 阿胶(蚌粉炒,一钱)

伤寒少阴下利而主此方者,分其小便而下利自止也。伤寒渴欲饮水,小便不利,而主此方者,导其阳邪由溺而泄,则津液运化,而渴自愈也。又曰∶猪苓质枯,轻清之象也,能渗上焦之湿;茯苓味甘,中宫之性也,能渗中焦之湿,泽泻味咸,润下之性也,能渗下焦之湿;滑以存津液于决渎尔。

 

茵陈蒿汤

茵陈蒿(半两) 栀子(四枚,炒) 大黄(三钱,酒浸)

伤寒,头汗出,渴饮水浆,小便不利者,身必发黄,此方主之。

头汗出者,只是头有汗,跻颈而还皆无汗也。内有实热,故渴饮水浆,升降不交,故小便不利;湿热郁于中而不得越,故必发黄。经曰∶大热之气,寒以取之,故用茵陈;苦入心而寒胜热,故用栀子;推除邪热,必假将军,故用大黄。又曰∶茵陈、栀子能导湿热由小便而出,故用之。

 

甘桔汤

桔梗(一两) 甘草(二两)

少阴病,咽痛者,此方主之。

口燥舌干而渴,脉来沉者,少阴病也。少阴之脉,循喉咙,挟舌本,病故咽痛。甘草缓邪热而兼发散,桔梗下膈热而治咽喉。

 

小建中汤

甘草 生姜(各三两) 芍药(六两,炒) 胶饴(一升) 大枣(十二枚)

伤寒,腹中急痛者,此方主之。

腹中急痛,则阴阳乖于中,而脾气不建矣,故立建中汤。桂肉与桂枝不同,枝则味薄,故用之以解肌;肉则味浓,故用之以建里。芍药之酸,收阴气而健脾;生姜之辛,散寒邪而辅正。经曰∶脾欲缓,急食甘以缓之,故用甘草大枣、胶饴以缓急痛。又曰∶呕家不可用建中,为其甘也。则夫腹痛而兼呕者,又非建中所宜矣。

 

黄建中汤

黄 桂(各一钱半) 白芍药(三钱) 甘草(一钱)

伤寒汗后身痛,脉迟弱者,此方主之。

汗后身痛者,此由汗多耗损阴气,不能荣养筋骨,故令身痛。阳虚,故令脉迟;汗后,故令脉弱。黄 、甘草之甘,补中气也,然桂中有辛,同用之足以益卫气而实表;芍药之酸,收阴气也,桂中有热,同用之足以利荣血而补虚,此方以建中名者,创建中气,使其生育荣卫,通行津液,则表不虚而身痛自愈矣。

 

黄芩汤

黄芩(三两,炒) 甘草(二两) 芍药(二两,炒) 大枣(十二枚)

太阳与少阳合病,必自下利者,此方主之。

太阳与少阳合病者,有太阳证头痛、身热、脊强,而又有少阳证耳聋、胁痛、寒热往来、呕而口苦也。必自下利者,表实里虚,邪热渐攻于里故也。若太阳与阳明合病自下利,为在表,当与葛根汤发汗;阳明、少阳合病自下利,为在里,可与承气汤下之;此太阳、少阳合病自下利,为在半表半里,非汗下所宜,故与黄芩汤。师曰∶虚而不实者,苦以坚之,酸以收之;故用黄芩、芍药以坚敛肠胃;弱而不实者,甘以补之,故用甘草大枣以补益肠胃。其

 

黄连汤

黄连(去毛,炒) 干姜(炒) 桂枝(炒) 甘草(各三两) 人参(二两) 半夏(半升) 大

伤寒胸中有热而欲呕,胃中有寒而作痛者,与此汤以升降阴阳。

黄连之苦,以泄上热而降阳;姜、桂、半夏之辛,以散中寒而升阴;人参甘草大枣之甘,可缓中急而益胃。是方也;以黄连之寒,佐以姜、桂之辛,则寒者不滞;以姜、桂之热,君以黄连之苦,则热者不燥。寒热之相用,犹奇正之相倚耳。况夫人参甘草之益胃,又所以宰中而建招摇矣乎!

 

炙甘草汤

甘草(四两,炙) 桂枝(炒) 生姜(各三两) 生地黄(一斤) 人参 阿胶(各二两) 麦伤寒脉结代,心动悸者,此方主之。

结与代,皆止脉也,此由气血虚衰,真气不能相续,故有此脉。心动悸者,动而不自安也,亦由真气内虚所致,补虚可以去弱,故用人参甘草大枣;温可以生阳,故用生姜桂枝;润可以滋阴,故用阿胶、麻仁;而生地、麦冬者,又所以清心而宁悸也。

 

茯苓甘草汤

茯苓(去皮) 桂枝(炒,各一两) 生姜(三两) 甘草(一两)

伤寒水气乘心,心动悸者,此方主之。

水气乘心而悸者,以水者心火之所畏也,故乘之则为动悸,此饮水过多之所致也。淡可以渗水,故用茯苓;辛可以散饮,故用姜、桂;益土可以制水,故用甘草。又曰∶饮之为悸,甚于他邪,虽有余邪,必先治悸。盖以水停心下,不早治之,浸于肺则为喘为咳,传于胃则为哕为噎,溢于皮肤则为肿,渍于肠间则为利下故也。经曰∶厥而心下悸,宜先治水,后治其厥。厥为邪之深者,犹先治水,则夫病浅于厥者可知矣。

 

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

茯苓(半斤,去皮) 桂枝(四两,炒) 甘草(二两) 大枣(十五枚)

甘澜水煎。

伤寒汗后,脐下悸,欲作奔豚者,此方主之。

汗后则心液虚,肾者水脏,欲乘心火之虚而克之,故脐下悸,俗作奔豚而上凌于心也。

茯苓甘淡,可以益土而伐肾邪;桂枝辛热,可以益火而平肾气;甘草大枣之甘,可以益脾,益脾所以制肾也。煎以甘润水者,扬之无力,取其不助肾气尔!

 

真武汤

茯苓(去皮) 芍药(炒) 生姜(各三两) 白术(二两,炒) 附子(一枚,制)

伤寒发汗过多,其人心下悸,头眩身 ,振振欲擗地者,此方主之。

汗多而心下悸,此心亡津液,肾气欲上而凌心也;头眩身 ,振振欲擗地者,此汗多亡阳,虚邪内动也。真武,北方之神,司水火者也。今肾气凌心,虚邪内动,有水火奔腾之象,故名此汤以主之。茯苓白术,补土利水之物也,可以伐肾而疗心悸;生姜、附子,益卫回阳之物也,可以壮火而祛虚邪;芍药之酸,收阴气也,可以和荣而生津液。

 

理中汤

人参(去芦) 白术(炒) 干姜(炮) 甘草(炮)

太阴自利不渴,寒多而呕,腹痛,鸭溏,霍乱,此太阴有真寒也,本方主之。

太阴者,脾也。自利渴者为热,不渴者为寒。脾喜温而恶寒,寒多故令呕;寒者,肃杀之气,故令腹痛;鸭溏者,后便如鸭之溏,亦是虚寒所致;霍乱者,邪在中焦,令人上吐下泻,手足挥霍而目了乱也。霍乱有阴阳二证,此则由寒而致故耳。病因于寒,故用干姜之温;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,故用人参白术甘草之补。

 

吴茱萸汤

吴茱萸(一升,泡过) 人参(三两,去芦) 生姜(六两) 大枣(十二枚)

伤寒食谷欲呕者,属阳明也,此汤主之;得汤反剧者,属上焦,此非所宜也。少阴犯真寒,吐利,手足厥冷,烦躁欲死者,此汤主之。厥阴干呕吐沫,头痛者,亦此汤主之。

阳明,胃也。为仓廪之官,主纳水谷,有寒,故令食谷欲呕,吴茱萸汤温之宜矣。若得汤反剧,便非胃中寒,乃是上焦火,宜用凉剂,而吴茱萸非宜矣。少阴犯真寒者,足少阴肾脏中寒,与传来阳证不同也。肾间阴寒盛,则上格乎阳而为吐。经曰∶肾主二便。故肾寒则大便不禁而为利,手足得阳而温,受气于内者也;内有阴寒,故令手足厥逆而冷。烦躁者,阴盛格阳,阳气内争,故令阳烦而阴躁,斯其为证亦危矣,故欲死。厥阴者,肝也,寒气内格,故干呕吐沫;厥阴与督脉会于巅,故头痛。吴茱萸辛热而味浓,经曰味为阴,味浓为阴中之阴,故走下焦而温少阴、厥阴;佐以生姜,散其寒也;佐以人参大枣,补中虚也。虽然,张机氏立是方,以治少阴、厥阴之寒也固矣,不又曰少阴病吐利烦躁四逆者死乎?厥冷之与四逆,无相违也。临病之工,乌可不慎!

 

白通汤

葱白(四茎) 干姜(一两,炮) 附子(一枚,炮)

少阴下利者,此方主之。

少阴属肾,水脏也,得天地闭藏之令,主禁固二便,寒邪居之,则病而失其体矣,故下利。葱白,所以通阳气也;姜、附,所以散阴寒也。是方也,能散阴而通阳,故即葱白而名曰白通。

 

白通加人尿猪胆汁汤

葱白(四茎) 干姜(一两,炮) 附子(一枚,炮) 人尿(五合) 猪胆汁(一合)

少阴下利,脉微者,与白通汤。利不止,厥逆无脉,干呕烦者,此方主之。服汤,脉暴出者死,微续者生。

少阴下利脉微,此少阴有真寒也,故与白通汤散阴复阳。若利不止,厥逆无脉,干呕烦者,乃寒盛格拒乎阳,药不能达于少阴,而阳逆乱于上故也。加人尿、猪胆者,取其苦寒与阴同类,可以引姜、附入拒格之寒而调其逆。《内经》曰∶必同其气,可使平也。正此之谓。

入??

之兵也,惟明者知之。其服汤脉暴出者,正气因发泄而脱也,故死;脉微续者,阳气渐复也,故生。

 

附子汤

附子(二枚,炮) 茯苓(去皮) 芍药(炒,各三两) 人参(二两) 白术(四两,炒)

少阴病口中和,背恶寒者,此方主之。少阴病身体痛,手足寒,骨节痛,脉沉者,亦此方主之。

伤寒以阳为主,上件病皆阴胜,几于无阳矣。辛甘皆阳也,故用附、术、参、苓以养阳;辛温之药过多,则恐有偏阳之弊,故又用芍药以扶阴。经曰∶火欲实,水当平之。此用芍药之意也。

 

四逆汤

甘草(二两) 干姜(两半) 附子(一枚)

煎成凉服。

太阴自利不渴,阴证脉沉身痛,与夫厥逆下利,脉不至者,此方皆主之。

论曰∶自利不渴属太阴。太阴主水谷,病故自利;内有真寒,故不渴。阴证者,举三阴而言,则又非独太阴矣。病在里,故脉沉。寒则血脉凝涩,故身痛。四肢受气于里,里寒则阳寒淫于内,治以甘热。故用甘草、姜、附大热之剂;申发阳气,祛散阴寒,能温经暖肌而回四逆,因以名汤焉。然必凉服者,经曰治寒以热,凉而行之是也。否则戴阳者,反增上燥,耳目口鼻皆血者有矣。药之难用也有如此。

 

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

干姜(炮) 黄连(炮) 黄芩(炮) 人参(去芦,各三两)

伤寒误吐下,寒气内格,食入口即吐者,此方主之。

不当吐下而吐下之,故曰误吐下。如用栀子、瓜蒂之类以吐,又用承气之类以下,其性皆寒,误用之,则损中气。中气既虚且寒,便恶谷气,故食入口即吐。入口即吐者,犹未下咽之谓也。用干姜之辛热,所以散寒;用人参之甘温,所以补虚;复用芩、连之寒苦者,所以假之从寒而通格也。经曰∶有假其气,则无禁也,正此之谓。自非深得经旨,故能通其变耶?

 

当归四逆汤

当归(去土) 桂枝 芍药(炒,各三两) 细辛(去土) 甘草(炙) 通草(各二两) 大枣(廿五枚)

论曰∶伤寒脉滑而厥者,里有热也,白虎汤主之;手足厥寒,脉细欲绝者,当归四逆汤主之。

滑,阳脉也。故其厥为阳厥,乃火极盛,如干之上九,亢龙有悔之象也,故用白虎。白虎考见前。若手足厥寒,脉细欲绝,则非白虎所宜矣。手足厥寒,则阳气外虚,不温四末;脉细欲绝,则阴血内弱,脉行不利。阳气外虚,故用桂枝细辛以温其表;阴血内弱,故用当归、芍药以调其里;通草通其阴阳;大枣甘草和其营卫。是证也,自表入里,虽曰传至厥阴,始终只是阳证,与寒邪直中三阴不同,故不用吴萸、姜、附辈,而用桂枝汤加当归细辛通草尔。明者自得之。

 

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

当归(去土) 芍药(炒) 桂枝(各三两) 细辛(去土) 甘草(炙) 通草(各二两) 大枣(廿五枚) 吴茱萸(三钱,泡) 生姜(六钱)

论曰∶若其人内有久寒者,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主之。

此承上文言,虽有手足厥寒,脉细欲绝证候,若其人内有久寒,则加吴茱萸、生姜以散久寒而行阳气。曰久寒者,陈久之寒,非时下直中之寒也明矣。

 

桂枝加芍药汤

桂枝(三两,净洗) 芍药(六两,炒) 甘草(二两) 生姜(二两) 大枣(十二枚)

本太阳病,医反下之,因而腹满时痛者,属太阴也,桂枝加芍药汤主之。

表证未罢,而医下之,邪乘里虚,当作结胸,今不作结胸,而作腹满时痛,是属于太阴。里气不和,故腹满时痛耳。时痛者,有时而痛,非大实之痛也,故但与桂枝汤以解表,加芍药以和里。

 

桂枝加大黄汤

桂枝 芍药 生姜(各三两) 甘草(二两) 大枣(十二枚) 大黄(一两)

表证未罢,因误下而大实痛者,此方主之。

大凡表证未罢,仍当解表,若误下以虚其里,则余邪乘虚而入,内作大实痛。曰大实痛,则非有时而痛者可例矣;故前方但倍芍药,而此则加大黄。加大黄者,取其苦寒能荡实也。

论又曰∶太阴为病,脉弱,其人续自便利,设当行大黄、芍药者,宜减之,以其人胃气弱,易动故也。则夫俗医不辨虚实,而执方治病者,皆仲景之罪人矣!

 

桂枝加附子汤

桂枝 芍药 生姜(各三两) 大枣(十二枚) 甘草(二两) 附子(三枚)

太阳病发汗,遂漏不止,其人恶风,小便难,四肢微急,难以屈伸者,此方主之。风湿相搏,身体疼烦,不能转侧者,亦此方主之。

发汗遂漏不止,则虚其表而亡阳,阳虚则无以卫外,故其人恶风;小便难者,经虚腑亦虚,而膀胱之气不化,不化则不出,故小便难。汗多,表亡津液,则无以养筋,故四肢微急,难以屈伸。用桂枝汤,所以和在表之营卫;加附子,所以壮在表之元阳。风湿相搏者,风邪与湿邪相搏激也。然何以知之?若风邪为患,必分六经,今身体尽是疼烦,不能转侧,则无六经可辨之证,故知其风湿相搏也。与桂枝汤解在表之风,加附子以温寒湿。

 

麻黄附子细辛汤

麻黄(去节) 细辛(去土,各二两) 附子(一枚)

少阴病,始得之,反发热,脉沉者,此方主之。

病发于阴者,当无热。今少阴病始得之,何以反发热也?此乃太阳经表里相传之证故耳!

盖太阳膀胱经与少阴肾经相为表里,肾经虚,则太阳之邪由络直入肾脏。余邪未尽入里,故表有发热,真寒入肾,故里有脉沉。有太阳之表热,故用麻黄以发汗;有少阴之里寒,故用辛、附以温中。

 

黄连阿胶汤

黄连(去毛,炒,四两) 黄芩(一两,炒) 鸡子黄(二枚,生用) 芍药(二两,炒) 阿胶 蚌粉(炒,三两)

少阴病,心烦不得卧者,此方主之。

寒邪径中三阴者,名曰阴证,始终只是一经,不复再传。今自三阳经传来,虽至三阴,犹曰阳证。所以有传、有不传者,以阴静阳动也。少阴病者,有舌干口燥、欲寐诸证也。欲寐而不行寐,故曰心烦不得卧也。少阴者,水脏,水为热灼,不足以济火,故心烦。阳有余者,泻之以苦,故用黄芩黄连之苦;阴不足者,补之以甘,故用鸡黄、阿胶之甘;阴气耗者敛之以酸,故复佐以芍药之酸。

 

桃花汤

赤石脂(一斤) 干姜(一两) 粳米(一升)

少阴病下利便脓血者,此方主之。

此证自三阳传来者,纯是热证。成无己因其下利而曰协热,因其用干姜而曰里寒。昆谓不然。盖少阴肾水也,主禁固二便,肾水为火所灼,不能济火,火热克伐大肠金,故下利且便脓血;此方用赤石脂,以其性寒而涩,寒可以济热,涩可以固脱;用干姜者,假其热以从治,犹之白通汤加人尿、猪胆,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用芩、连,彼假其寒,此假其热,均之假以从治尔。《内经》曰∶寒者热之,热者寒之,微者逆之,甚者从之;逆者正治,从者反治,从少从多,观其事也。正此之谓。用粳米者,恐石脂性寒损胃,故用粳米以和之。向使少阴有寒,则干姜一两之寡,岂足以温?而石脂一斤之多,适足以济寒而杀人矣!岂仲景之方乎?噫!以聊摄之明,犹且昧此,则下聊摄者可知矣。

 

白头翁汤

白头翁 黄柏 黄连 秦皮

伤寒热利下重者,此方主之。

热利者,协热而利;下重者,下利频数而重也。药之为性,寒者能除热,苦者能浓肠。四件皆苦寒,故治热利而疗下重也。

 

四逆散

甘草(炙) 枳实(麸炒) 柴胡(去芦) 芍药(炒)

少阴病,四逆者,此方主之。

此阳邪传至少阴,里有结热,则阳气不能交接于四末,故四逆而不温。用枳实,所以破结气而除里热;用柴胡,所以升发真阳而回四逆;甘草和其不调之气;芍药收其失位之阴。是证也,虽曰阳邪在里,甚不可下。盖伤寒以阳为主,四逆有阴进之象,若复用苦寒之药下之,则阳益亏矣,是在所忌。论曰∶诸四逆者,不可下之。盖谓此也!

 

赤石脂禹余粮汤

赤石脂 禹余粮(各一斤)

伤寒下之利不止,病在下焦者,此方主之。

下之利不止者,下之虚其里,邪热乘其虚,故利;虚而不能禁固,故不止;更无中焦之证,故曰病在下焦。涩可以固脱,故用赤石脂;重可以镇固,故用禹余粮。然惟病在下焦者可以用之。若病在中焦而误与焉!虚者则二物之寒,益坏中气;实者固而涩之,则邪无自而泄,必增腹胀且痛矣。慎之!

 

旋复代赭石汤

旋复花 甘草(各三两) 代赭石(一两) 人参(二两) 半夏(半升) 生姜(五两) 大枣(十二枚)

伤寒发汗,若吐,若下,解后,心下痞硬,噫气不除者,此方主之。

汗、吐、下而解,则中气必虚,虚则浊气不降而上逆,故作痞硬;逆气上干于心,心不受邪,故噫气不除,《内经·宣明五气篇》曰∶五气所病,心为噫是也。旋复之咸,能软痞硬而下气;代赭之重,能镇心君而止噫;姜、夏之辛,所以散逆;参、草、大枣之甘,所以补虚。或曰∶汗、吐中虚,肺金失令,肝气乘脾而作上逆,逆气于心,心病为噫。此方用代赭石,固所以镇心,而亦所以平肝也。亦是究理之论。

 

葛根黄芩黄连汤

葛根(半斤) 黄芩(炒) 甘草(各二两) 黄连(三两)

太阳表证,医反下之,利遂不止,表证尚在,喘而汗出者,此方主之。

病在表而下之,则虚其里,阳邪乘虚而入,故协热而利不止;表有头疼,发热恶寒,故曰表证尚在;里有热邪,故喘而汗出。表证尚在,故用葛根甘草之辛甘以解表;里有邪热,故

 

脾约丸

麻仁(二升,去壳) 芍药(炒) 枳实(麸炒,各半斤) 浓朴(姜汤炒) 大黄(酒浸) 杏仁(去皮尖,各一斤)

伤寒瘥后,胃强脾弱,约束津液不得四布,但输膀胱,致小便数而大难者,主此方以通肠润燥。

枳实大黄、浓朴、承气物也;麻仁、杏仁,润肠物也;芍药之酸,敛津液也。然必胃强者能用之,若非胃强,则承气之物在所禁矣。

 

竹叶石膏汤

竹叶(二把) 石膏(一斤) 半夏(制) 粳米(各半升) 人参(三两,去芦) 甘草(一两,炙)

伤寒瘥后,虚羸少气,气逆欲吐者,此方主之。

伤寒由汗、吐、下而瘥,必虚羸少气,虚则气热而浮,故逆而欲吐。竹叶、石膏、门冬之寒,所以清余热;人参甘草之甘,所以补不足;半夏之辛,所以散逆气;用粳米者,恐石膏过寒损胃,用之以和中气也。

 

乌梅丸

乌梅(三十枚,去核) 人参(去芦) 细辛(去土) 黄柏(去皮) 附子(炮) 桂枝(净洗,炮,各六钱) 黄连(一两六钱,炒) 干姜(一两,炮) 当归(洗净) 蜀椒(去目及闭目者,各四钱)

胃虚脏寒,得食而呕,蛔从上出者,此方主之。

乌梅味酸,蛔得之而软;连、柏味苦,蛔得之而伏;椒、细味辛,蛔得之而死;干姜、附、桂,温脏寒也;人参当归,补胃虚也。

 

烧散

裆(取隐处者烧灰,方寸匕, 水和服。男取女者,女取男者)。

伤寒阴阳易者,此方主之。

伤寒男子新瘥,未及平复,妇人与之交,得病,名曰阳易;妇人伤寒新瘥,未及平复,男子与之交,得病,名曰阴易。以无病患染着余毒而病,如换易也。取此物者,亦以病因于阴阳感召而得,故亦以阴阳之理治之。又曰∶五味入口,咸入肾,腐入肾,秽入肾,乃浊阴归地之意也。 裆味咸而腐秽,故能入少阴;烧之则温,故足以化气;灰之则浊,故足以溺膀胱。经曰∶浊阴归六腑,是也。药物虽陋,而用意至微,不因其陋而忽之,则升仲景之阶矣!

 

枳实栀子豆豉大黄汤

枳实(三枚) 栀子(十四枚) 豆豉(一升) 大黄(一两)

伤寒新瘥后,食复者,此方主之。

伤寒新瘥,胃气未复,内伤饮食,其热复至,名曰食复。枳实大黄,能夺胃中之食;栀子、香豉,能祛胸中之热。

 

蜜煎导法

白蜜二合,煎之作挺,长如指许,内便道中,病患以手急抱,欲大便时去之。

自汗,大便秘者,此法治之。

胃家实则自汗,自汗亡其胃液,则便秘。若以下药与之,则益亡其液矣,故用导法。导法者,迎而夺之之兵也。

 

猪胆导法

大猪胆一枚,入醋少许,取竹管五寸许,以一头入胆,一头内入谷道中, 汁灌入肛内。顷当大便出。

阳明自汗,反小便利,屎虽硬不可攻者,宜行此法。

自汗,则胃亡津液,当小便不利,今小便反利,则热犹未实,屎虽硬,不可攻也,故以此法导之。猪胆能泽大肠,入醋能敛肠液,故便难者得之则易。经曰燥者濡之。此法之谓也。

 

搐鼻法

苦瓜蒂不拘多少为末,令病患噙水一口,将此药搐一字入鼻中,出黄水愈。

湿家,鼻塞头疼,宜行此法。

湿家头疼,是浊邪干清阳之分也。鼻者气窍,上通于脑,下属于肺,浊邪干之,故清窍不利。瓜蒂苦而善涌泻,鼻窍受之,则能出浊邪而泻湿热。经曰客者除之,此之谓也。

 

阴毒熏法

大豆二升。炒令极热,先以净桶内置热醋三升,旋扶病患坐桶上蒸少时,却以热豆倾桶中,又蒸之,有倾囊下,却与阴证药服。

阴毒逆冷囊缩者,此方主之。

阴毒者,径中三阴之寒毒也。寒主收引,故阴盛则囊缩;热主施张,故熏蒸则囊纵。豆味甘而醋味酸,甘酸合,则能感召厥阴肝木之气,而行宣发之令矣。经曰开之发之,适事为故,此之谓也。

 

葱熨法

以索缠葱白如臂大,切去根及青,留白二寸许。先以火炙热一面,以着病患脐下,上用熨斗贮火熨之,令葱并热气入腹内;更作三四饼,坏则易之;若病患醒,手足温,有汗则瘥,否阴毒四肢逆冷,腹痛暴绝者,此法主之。

凡人气之呼出者,心肺主之;气之吸入者,肝肾主之。阴寒中于肝肾,则不能主吸入之气。故气有出而无入,令人逆冷腹痛,暴绝而死。宜外行葱熨法,内服四逆汤。葱有通中之妙,火有回阳之功,经曰热因寒用,此之谓也。

 

阴毒着艾法

用干艾叶揉熟,去灰作艾炷。取脐下一寸五分名气海,二寸丹田,三寸关元,灸五十壮至二、三百壮。以手足渐温,人事稍苏为可治。

阴毒手足厥冷,不省人事者,此法行之。

手足不自温也,受气于中而后温;里有阴寒,故手足厥冷;阳气明,阴气昏,不省人事者,乃阴盛而失神明之官也。《甲乙经》曰∶气海、丹田,任脉所发;关元,足三阴、任脉之会,是任脉实贯三阴,而三阴之脉皆会于任脉也。故阴毒中于三阴者,取而灸之,有寒谷回春之妙!

 

水渍法

叠青布数重,新水渍之,稍捩去水,搭于患人胸上,须臾蒸热,又以别浸冷布易之,频换新水;热稍退,可进阳毒药。

阳毒渐深,脉洪大,内外结热,舌卷焦黑,鼻如烟煤者,此法行之。

阳毒者,三阳热证之毒也。由表入里,故曰渐深;洪大皆阳脉,表邪未去,里热又甚,故曰内外皆热,此由失汗之所致也;舌卷者,热燥华池而筋缩急也;舌焦而黑,鼻如烟煤,此火极而兼水化,亢龙有悔之象也。行此法者,水可以灭火,寒可以却热,外可以安内。经曰∶行水渍之,和其中外,可使毕已。此之谓也。

 

灸少阴法

少阴,即太溪穴也,在两足内踝后跟骨上动脉陷中。灸七壮。

少阴吐利,手足不冷,反发热,脉不至者,此法行之。

少阴,肾也。寒中少阴,阴寒格阳上逆,故吐;少阴主二便,病寒故利;阴在内,拒阳于外,故手足不冷而反发热;脉不至者,阴盛于内而脉沉陷也。太溪,肾之俞也,干焉而灸之,所以引外格之阳,使之归原,如《易》所谓不远之复也。

 

接汗法

姜、葱各半斤,煎汤一斛,倾大盆中,用小板一块,横加盆上,令患人坐卧其上蒸之,外以席被围定,露其口鼻,外可进发汗药。

朔方严寒之地,腠理闭密,汗不易泄,故行此法。

盖姜、葱能通腠理,作汤以蒸之,则表疏而汗易泄,乃外合之兵也。

 

扑粉

龙骨 牡蛎 糯米(各等分,为末)

服发汗药,出汗过多者,以此粉扑之。

汗多有亡阳之戒,故用龙骨、牡蛎之涩以固脱;入粳米者,取其粘腻云尔,乃卫外之兵也!

 

刺期门

期门,穴名,妇人屈乳头向下尽处是穴。乳小者,以一指为率。陷中有动脉,刺之令病人吸五吸,停针良久出针。

妇人热入血室,胁下满如结胸状,谵语者,此刺主之。

妇人伤寒发热,月事适来,血室空虚,邪热乘虚而入,名曰热入血室。血室,冲脉也。

胁下满如结胸状者,冲脉贯肝膈,至胸中而散,故所过皆病也;谵语者,邪热内盛而神明乱也。期门,肝之募穴,刺之出血,乃随其实而泻之,兵之迎

 

大羌活汤

羌活 独活 防己 防风 苍术 白术 黄连 黄芩 细辛 川芎 甘草(各三钱) 生地黄(一两) 知母(三钱)

伤寒两感者,此方主之。

两感者,一日太阳与少阴俱病,谓有太阳证之头疼、身热、脊强,而又有少阴证之口干、烦满而渴也;二日则阳明与太阴俱病,谓有阳明证之身热、谵语,而又有太阴证之腹满、不欲食也;三日则少阳与厥阴俱病,谓有少阳证之耳聋、胁痛,而又有厥阴证之囊缩、厥逆也。凡此两感之证,欲汗之则有里,欲下之则有表,表里不能一治,故《内经》、仲景皆称必死而无活法。易老意曰∶证虽有表里之殊,而无阴阳之异,传经者皆为阳邪,一于升阳散热、滋养阴脏,则感之浅者尚或可平矣。经曰∶气薄则发泄,故用羌活、独活防风苍术细辛、川芎之气薄者,以升发其传经之邪;又曰∶寒胜热,故用黄连黄芩防己、生地、知母之寒苦者,以培养其受伤之阴。以升散诸药而臣以寒凉,则升者不峻;以寒凉诸药而君以升散,则寒者不滞。白术甘草,脾家药也,用之者,所以益其脾胃而建中营之帜尔。呜呼!于不可治之中,而求为可治之策,大羌活者,其万死一生之兵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