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医方考》 > 卷一

外围足彩论坛-明升体育88官网

叙曰∶瘟疫以六淫致疾,证状各各不同,自非良医,鲜有明者。吾尝执贽远迩而求学益,叩及瘟疫诸证,即擅名之士犹讷焉。今考方十二首,详辨其证,庶几乎活人之补也。

 

败毒散加黄芩汤

羌活 独活 柴胡 前胡 川芎 黄芩 桔梗 枳壳 人参 茯苓 甘草

壮热,不恶风寒而渴者,瘟病也,此方主之。

冬时触冒寒气,即病者名曰伤寒,不即病者,寒毒藏于肌肤,至春变为温病,至夏变为热病,以其阳毒最深,名曰瘟疫。寒变为温为热,故病壮热,不恶风寒而渴也。经曰∶治温以清;又曰∶开之发之,适事为故。羌活、独活柴胡、前胡、川芎,皆轻清开发之剂也,故用之以解壮热;用黄芩枳壳桔梗者,取其清膈而利气也;用人参茯苓甘草者,实其中气,使瘟毒不能深入也。培其正气,败其邪毒,故曰败毒。

 

九味羌活汤

羌活 防风 苍术 细辛 川芎 白芷 黄芩 甘草地黄

触冒四时不正之气,而成时气病,憎寒壮热,头疼身痛,口渴。人人相似者,此方主之。

谓春时应暖而反大寒,夏时应热而反大凉,秋时应凉而反大热,冬时应寒而反大温,此非其时而有其气。是以一岁之中,长幼之病多相似也。药之为性,辛者得天地之金气,于人则为义,故能匡正而黜邪。羌、防、苍、细、芎、芷,皆辛物也,分经而主治∶邪在太阳者,治以羌活;邪在阳明者,治以白芷;邪在少阳者,治以黄芩;邪在太阴者,治以苍术;邪在少阴者,治以细辛;邪在厥阴者,治以川芎;而防风者,又诸药之卒徒也。用生地,所以去血中之热;而甘草者,又所以和诸药而除气中之热也;易老自序云∶此方冬可以治寒,夏可以治热,春可以治温,秋可以治湿,是诸路之应兵也。用之以治四时瘟疠,诚为稳当,但于阴虚、气弱之人,在所禁尔!

 

三黄石膏汤

石膏(一两五钱,生用) 黄芩(炒) 黄连(炒) 黄柏(各五钱) 山栀(三十枚,炒黑)麻黄(去节) 淡豉(各二两)

瘟毒表里俱盛,五心烦热,两目如火,鼻干面赤,大渴舌燥者,此方主之。

寒毒藏于肌肤,至夏变为热病;热病未除,更遇温热,名曰瘟毒。热病之最重者,寒能制热,故用石膏;苦能下热,故用芩、连、栀、柏;佐以麻黄、淡豉之发散者,以温热至深,表里俱实,降之则郁,扬之则越,郁则温热犹存,兼之以发扬,则炎炎之势皆烬矣。此内外分消其势,兵之分击者也。

 

沃渍法

瘟热内外皆实,喜饮水、入水者,取新汲井花水一大缸,使病患坐其水中,复以大杓盛水自顶沃之,水热则病减矣。病患喜饮冷,亦听其大啜,毋得阻也。行此法者,《易》义曰∶水

 

葳蕤汤

葳蕤(二钱半) 麻黄 白薇 青木香 羌活 杏仁 川芎 甘草(各五分) 石膏 甘菊花(各一钱五分)

风温憎寒壮热,头疼身痛,口渴面肿者,此方主之。

寒毒藏于肌肤,至春变为温病。温热未除,更遇于风,病为风温,表有邪,故寒热;里有邪,故口渴。风之伤人也,头先受之,故头疼;风盛则气壅,故面肿。风温壅盛,甘能发之,故用葳蕤、甘草;辛能散之,故用羌活、麻黄;清能平之,故用川芎、甘菊;寒能胜之,故用石膏、白薇;佐以杏仁,取其利气;而青木香者,清热下气之物也。

 

白虎加苍术汤

石膏(一斤) 知母(六两) 苍术 甘草(各二两) 粳米(六合)

共分四服。

湿温憎寒壮热,口渴,一身尽痛,脉沉细者,此方主之。

温毒藏于肌肤,更遇于湿,名曰湿温。湿为阴邪,故憎寒;温为阳邪,故壮热;温热入里,故口渴;湿流百节,故一身尽痛;湿为阴,故脉沉细。石膏、知母甘草、粳米,白虎汤也,所以解温热;加苍术者,取其辛燥能治湿也,白虎考见伤寒门。

 

大青龙加黄芩汤

麻黄(六两,去节) 桂枝(净洗) 甘草(各二两) 杏仁(四十枚,去皮尖) 黄芩(七钱)生姜(三两) 石膏(如鸡子大) 大枣(十二枚)

寒疫头疼身热,无汗恶风,烦躁者,此方主之。

春分以后,至秋分节前,天有暴气,抑遏阳气,不得泄越,有上件诸证者,皆为时行寒疫。表有风寒,故见太阳证头疼身热,无汗恶风;里有温热,故见烦躁。麻黄、桂枝甘草、杏仁、生姜大枣,辛甘物也,辛以解风寒,甘以调营卫;石膏、黄芩,寒苦物也,寒以清温热,苦以治烦躁。

 

升麻葛根汤

升麻 葛根 芍药 甘草(等分)

冬温,无汗,发热,口渴者,此方主之。

冬月应寒而反大温,民受其温疠之气,名曰冬温。非时不正之气,由鼻而入,皮毛未得受邪,故无汗;病由于温,故发热口渴。升麻葛根,辛凉而发散者也,故足以解冬温;芍药味酸,能养阴而退热;甘草味甘,能调营而益卫。

 

太无神术散

苍术(制) 浓朴(制,各一两) 陈皮(一两) 石菖蒲 炙甘草 藿香(各一两五钱)

人受山岚瘴气,憎寒壮热,一身尽痛者,此方主之。

山岚瘴气,谓山谷间障雾,湿土敦阜之气也。湿气蒸腾,由鼻而入,呼吸传变。邪正分争,阴胜则憎寒,阳胜则壮热;流于百节,则一身尽痛。是方也,用苍术之燥,以克制其障雾之邪;用浓朴之苦,以平其敦阜之气;菖蒲、藿香,辛香物也,能匡正而辟邪;甘草陈皮,调脾物也,能补中而泄气。《内经》曰∶谷气通于脾,故山谷之气,感则坏人脾。太无此方,但用理脾之剂,而解瘴毒之妙自在其中,使非深得经旨,不能主此方也。其高识若此,诚

 

漏芦汤

漏芦 升麻 大黄 蓝叶 黄芩 玄参等分 芒硝(甚者加至二钱)

疫疠积热,时生疙瘩结毒,俗称流注,面肿咽塞者,此方主之。

经曰∶营气不从,逆于肉理,乃生毒痈;又曰∶热胜则肿,故疫疠之余热,解之未尽,逆留于分肉之间,则作上件诸证。药之为性,辛能解散,苦能胜热,漏芦、升麻、蓝叶,辛而且苦,故足以解结热;咸能软坚,苦能泻实,大黄味苦,芒硝味咸,故足以软坚而泻实;玄参苦而润,黄芩苦而枯,润者去血中之热,而枯者去气中之热尔,况与漏芦、升麻走散之药同用之,则又无所不至矣。

 

消毒丸

大黄(酒浸) 牡蛎(炙) 僵蚕(等分)

疫毒内郁,时成疙瘩者,此方主之。

《内经》曰∶陷脉为 ,留连肉腠。谓阳毒乘脉之虚而陷入之,便壅结而为 核,留连于肉腠之间,正此疫毒疙瘩之谓也。苦能下热,故用大黄;咸能软坚,故用僵蚕牡蛎

 

辟瘟法

凡觉天行时气,恐其相染,须日饮雄黄酒一卮,仍以雄黄豆许用绵裹之,塞鼻一窍,男左女右用之。或用大蒜塞鼻,或用阿魏塞鼻皆良。

雄黄气悍,能辟恶邪;大蒜、阿魏,气之至臭者,臭胜则诸秽皆不足以加之矣。但蒜大热,阿魏透脑,虚人难用,不若雄黄便于事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