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医方考》 > 卷二

云顶娱乐下载送12金币-万和城账号在哪注册

叙曰∶疟之理难言矣。知五运六气、十四经络,始能粗知其证。知阴阳进退消长之理,然后知夫疟疾变迁之妙。苟非精研斯道,则所知者肤浅而已,一有问难,犹然袖手解颐。今考名方十八首,说证用药,可为初学之启蒙也。

 

麻黄羌活汤

麻黄(去节) 羌活 防风 甘草(各三钱)

疟发时,头疼,身热,脊强,脉浮者,名曰寒疟,此方主之。

寒热一日一发,间日一发,三日一发,皆名曰疟,此云头疼、身热、脊强、脉浮,皆太阳证也。太阳乃寒水所化。故《机要》名为寒疟。麻黄、羌活,太阳经之汗药也。故以为君;防风乃诸风药之卒徒,故以为佐;甘草能和诸药而兼解散,故以为使。是方乃攻实之剂,若临病用药,则血虚者宜加四物,气虚者宜加参、术,全在活法,不徒执也。

 

白芷汤

白芷(二钱) 知母 石膏(各五钱)

疟发时,目痛,鼻干,口渴,自汗,不得眠,脉长,有热无寒,或热多寒少者,名曰热疟,此方主之。

此条皆阳明证也,以其有热而无寒,或热多而寒少,故《机要》名为热疟。白芷所以解阳明之经,石膏所以清阳明之腑,知母所以养阳明之阴。虚者宜加人参,质实便燥者,此方不足与也,宜下之,用伤寒门大柴胡汤,后以本方调之。

 

小柴胡汤

柴胡(去芦) 黄芩(炒) 人参 甘草 半夏(法制) 生姜 大枣

疟发时,耳聋,胁痛,寒热往来,口苦,喜呕,脉弦者,名曰风疟,此方主之。

此条皆少阳证也,以少阳为甲木,在天为风,故《机要》名为风疟。柴胡黄芩能和解少阳经之邪,半夏、生姜能散少阳经之呕,人参甘草能补中气之虚,补中所以防邪之入里也。正考见伤寒门。

 

清脾饮

青皮(去穣,炒) 浓朴(姜汤炒) 白术(炒) 黄芩(炒) 半夏(制) 柴胡(去芦) 茯苓(去皮) 草果 甘草

疟发时,热多寒少,口苦咽干,大小赤涩,脉来弦数者,此方主之。

此条皆太阴证也,太阴脾主湿,湿生痰,痰生热,故见上件诸证。脉来弦数,弦为痰饮,数为热也。方曰清脾者,非清凉之谓,乃攻去其邪而脾部为之一清也。故青皮、浓朴清去脾部之痰,半夏、茯苓清去脾中之湿,柴胡黄芩清去脾中之热,白术甘草清去脾脏之虚,而

《机要》云∶疟在三阴经,总谓之湿疟,当从太阴经论之。此言可谓知要。今即古方审择而用焉,则本方为切当矣。

 

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

麻黄(去节,四两) 杏仁(去皮尖,五十枚) 甘草(二两) 石膏(半斤)

《伤寒例》云∶若脉阴阳俱盛,重感于寒者,变为温疟。温疟先热后寒,宜此方主之。

脉阴阳俱盛者,旧有热也。重感于寒者,新有寒也。凡疟寒热相搏,邪正分争,并于表,则阳实而阴虚,阴虚生内热,阳实生外热,中外皆热,故见其烦渴而身热,恶热莫任也;并于里,则阴实而阳虚,阳虚生外寒,阴实生内寒,中外皆寒,故见其鼓颔而战栗,恶寒莫任也;若其邪正分争,并之未尽,则寒热交集,鼓颔战栗,烦渴身热并至矣。此论常疟寒热之理也。温疟先热后寒者,以其先有旧热而后伤寒也。方中有麻黄、杏仁,可以解重感之寒;有

 

香薷汤

香薷(二两) 白扁豆 浓朴(姜汁炒) 茯神(各一两) 炙甘草(半两)

疟发时,独热无寒者,名曰瘅疟,当责之暑,宜此方主之。

暑,阳邪也。《内经》曰∶脉虚身热,得之伤暑,又曰∶因于暑,汗,烦则喘喝,静则多言,体若燔炭。故独热无寒之疟,责其因于暑也。香薷味薄而气清,能解表里之暑;扁豆味甘而性平,能解肠胃之暑;浓朴苦辛,破暑饮也;甘草性平,解暑毒也。《易》曰∶火就燥,则暑邪中人,先就于心,茯神之用,乃所以宁心耳。或问风亦阳邪也,瘅疟何以不责之风?余曰∶风为少阳,又为厥阴,在六气犹未纯阳,若临证主方处治,辛热固不可用,如辛凉发散之剂,用之未为不可。此在医者潜心,初不必泥于一方也。

 

七枣汤

附子(一枚,盐水煮,去皮脐) 大枣(七枚)

疟发时,独寒无热,脉迟者,名曰牝疟,当责之寒,宜此方主之。

牝,阴也。王冰曰∶益火之原,以消阴翳。故独寒无热之疟,用附子之辛以主之,佐以大枣七枚,取其能和附热,且引之入至阴耳。

 

蜀漆散

蜀漆(烧去腥) 云母(烧二日夜) 龙骨( ,各等分)

共为末,于未发前浆水服下半钱。

此仲景治牝疟之方也,病原于顽痰 瘕者,此方主之。

牝,阴也,无阳之名。顽痰乃至阴所化, 瘕乃凝结之阴,故令人有寒无热。蜀漆、云母、龙骨,既经烧炼,则味涩而辛热,味涩可以固既脱之阳,辛热可以消固结之阴。仲景治火劫亡阳之证,于桂枝汤去芍药加蜀漆、龙骨辈,名曰救逆汤,是二物之为纯阳可知。云母烧二日夜,则寒性亦去而纯阳矣,宜仲景之用之也。

 

补中益气汤

人参(一钱) 升麻(三分) 甘草(一钱) 黄 (一钱五分) 陈皮(去白) 当归 白术 柴胡(各五分)

疟疾经年不愈者,名曰 疟,宜此方主之。

,老也。经年不愈,则气血皆虚,疟邪深入矣。气虚,则有参、 、术、草以补气;血虚,则有当归以养血;疟邪深入,则有柴胡升麻以升举之,邪气可渐出之表也。方内有陈皮,可以消痰泄气,能助升、柴而成功。若疟发于夜者,丹溪所谓入阴分、血分也,宜于本方倍入当归,或兼四物可也。正考见脾胃门,互考见虚损门。

 

柴胡去半夏加栝蒌根汤

柴胡(八两) 人参 黄芩 甘草(各三两) 栝蒌根(四两) 生姜(二两) 大枣(十二枚)

疟疾,微劳不任,经年不瘥,前后复发者,名曰劳疟,此方主之。

任事之劳,责之筋力。筋属肝,少阳胆则其腑也。方中有柴胡黄芩,可以清少阳之邪热;有栝蒌根,可以生液养筋;有人参甘草,可以补虚祛劳;有大枣生姜,可以调荣益胃。又曰∶参、草、姜、枣,胃家药也。能精于肝,淫气于筋,惟胃能之,故用此方以调劳疟。

 

柴平汤

柴胡 人参 半夏 陈皮 黄芩 甘草 浓朴 苍术 生姜 大枣

疟发时,一身尽痛,手足沉重,寒多热少,脉濡者,名曰湿疟,此方主之。

上件皆湿证也,故用小柴胡以和解表里,平胃散以健脾制湿。二方合而为一,故名曰柴平。小柴胡汤正考见伤寒门,平胃散正考见湿门。

 

红丸子

莪术三棱(醋煮一伏时,各二两) 胡椒(一两) 阿魏(二分,醋化) 青皮(三两)

共为末,作丸矾红为衣。

疟疾,口亡五味,饮食腹痛膨胀者,名曰食疟,此方主之。

食疟者,食积成疟也。《内经》曰留者攻之,故用蓬术、三棱阿魏以攻积;积之为患,气快则行,气滞则止,得热则行,得寒则结,故用青皮之辛以快气,胡椒之温以散结;复用矾红为衣者,假其土性以培脾胃云尔。

 

人参养胃汤

人参 茯苓 甘草 半夏 陈皮 苍术 浓朴 藿香 乌梅 草果

疟因饮食饥饱伤胃而成者,名曰胃疟,此方主之。

《内经》曰∶阴之所生,本在五味;阴之五宫,伤在五味。故饥则胃气弱,而阴无所生;饱则胃气强,而五宫因以损,是饥饱皆足以伤胃也。胃伤则营卫虚而谷气乖,乖则争,争则邪正分,寒热作,而成疟矣。方中有人参茯苓甘草之甘,可以补胃之不足;有陈皮苍术、浓朴之辛,可以平胃之有余;半夏之辛,可使醒脾;藿香之香,可使开胃;乌梅之酸,可

 

太无神术散

苍术(泔浸) 浓朴(姜炒,各一两) 陈皮(三两,去白) 藿香 石菖蒲 甘草(炙,各一两五钱)

疟疾,因感山岚瘴气,发时乍寒乍热,一身沉重者,名曰瘴疟,此方主之。

山岚瘴气,谷气也。《内经》曰∶谷气通于脾。故此方主以治脾。苍术、浓朴,平脾家之敦阜也;陈皮甘草,调脾家之虚实也;藿香、石蒲,开脾家之障碍也。经曰治病必求其本,此之谓也。正考见瘟疫门。

 

五神丸塞鼻法

东方∶青黛五钱 麝香二分

西方∶白矾五钱 白芷二钱

南方∶官桂五钱 朱砂一钱

北方∶巴豆四十九粒(去壳) 黑豆三十六粒

中央∶硫黄五钱 雄黄一钱

上件各根据方位,以瓷盘盛之,于五月初一日,虔诚安于本家侍奉神前,至初五日午时,共研为末,用五家粽角为丸,如梧桐子大,阴干,收贮听用。凡遇患疟之人,于疟发之日清晨,用绵包裹塞于鼻中,男左、女右用之。

疟疾,一岁之中,长幼相似者,名曰疫疟,此法主之神良。

疫者,天地不正之气也,六位,胜复之气也。禽虫,吐毒之气也。大气之来,无人不受,壮者、逸者、居者则不病;怯者、劳者、出者遇之,则无形之气,由鼻而入,藏于分肉之间,与正气分争,则成疟矣。是方也,位按五方,药按五色,气按五气,味按五味,月按五月,日按五日,粽用五家,此医流而兼阴阳家之识也。故疟邪入于肝,则青黛之凉可以清肝,麝香之臊可使直达;疟邪入于肺,则白芷之辛可以泻肺,矾石之腥可以清燥;疟邪干于心,则丹砂之重可以镇心,官桂之焦可以益火;疟邪干于肾,则黑豆甘咸可以益肾,巴豆之腐可以泻邪;疟邪干于脾,则硫黄之温可使建中,雄黄之悍可使辟秽。以疫气无形,由鼻而入,故亦就鼻而塞之。塞其一窍,露其一窍者,围师必缺之道也。修剂之期,必于五者,病原于阴阳不正之气,故亦以阴阳之理胜之。盖曰五者,中宫甲己之数,南面之政也,诸气之变,虽有胜复、亢制之殊,要皆北面而臣,守位秉命之道也,故率以五数修剂焉。

 

三解汤

麻黄(去节) 柴胡(去芦) 泽泻(各三钱)

此治疟之套剂也,时行之疟,长幼相似者,主之神良。

病有三在∶在表,在里,在半表半里也。人在气交之中,鼻受无形之气,藏于分肉之间,邪正分争,并于表则在表,并于里则在里,未有所并,则在半表半里。是方也,麻黄之辛,能散表邪,由汗而泄;泽泻之咸,能引里邪,由溺而泄;柴胡之温,能使半表半里之邪,由中以解。则病之三在,此方率治之矣。虽然,此方但可以泻实耳,虚者犹当辨其气血而补之,所谓虚者十补,勿一泻也。

 

截疟七宝饮

常山 浓朴 青皮 陈皮 甘草 槟榔 草果(等分)

先期用水、酒各一种煎熟,以丝绵裹之,露一宿,于当发之早温服。

疟疾三、四发后,寸口脉来弦滑浮大者,此方吐之。

三、四发后,可截之时也。脉弦为饮,滑为实,浮为表,大为阳,故在可吐。师云∶无痰不作疟。疟痰为患,常山善吐,槟榔善坠,草果善消,浓朴、青皮亦理气行痰之要药;陈皮甘草乃消痰调胃之上材也。是方也,惟脉来浮大弦滑者可用,若脉来沉涩细微者,与之则逆矣。慎之。

 

鳖甲煎丸

鳖甲(十三片) 蜂窠(四分,炙) 蜣螂(炙) 柴胡(各六分) 乌羽 瞿麦 桃仁 干姜(各二分) 牡丹皮 芍药 虫(各五分) 赤硝(十二分) 黄芩 鼠妇(炙) 桂枝 石苇(去毛) 浓朴 紫盛 阿胶(炒) 大黄(各三分) 葶苈(熬) 半夏 人参(各一分)

上二十三味,取 灶下灰一斗,清洒一斛五斗,浸灰,候酒尽一半,着鳖甲于中,煮令泛烂如胶漆,绞取汁,内诸药煎,为丸如梧子大。空心服七丸。日三。

疟疾久不愈,内结 瘕,欲成劳瘵者,名曰疟母,此丸主之。

凡疟疾寒热,皆是邪气与正气分争,久之不愈,则邪正之气结而不散,按之有形,名曰疟母。始虽邪正二气,及其固结之久,则顽痰、死血皆有之矣。然其为患,或在肠胃之中,或薄肠胃之外,不易攻去,仲景公先取灰酒,便是妙处。盖灰从火化,能消万物,今人取十灰膏以作烂药,其性可知;渍之以酒,取其善行。若鳖甲、鼠妇、 虫、蜣螂、蜂窠者,皆善攻结而有小毒,以其为血气之属,用之以攻血气之凝结,同气相求,功成易易耳。乃柴胡、浓朴、半夏,皆所以散结气;而桂枝、丹皮、桃仁,皆所以破滞血;水谷之气结,则大黄、葶苈、石苇、瞿麦可以平之;寒热之气交,则干姜黄芩可以调之。人参者,所以固元于克伐之场;阿胶、芍药者,所以养阴于峻厉之队也。乌羽、赤硝、紫盛,隋唐医哲,皆不知之,故以乌羽作乌扇,赤硝更海藻,紫盛更紫葳、紫菀。今详四物,亦皆攻顽散结之品,更之未为不可,然依旧本,仍录乌羽、赤硝、紫盛者,不欲遽然去之,盖曰爱礼存羊云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