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医方考》 > 卷二

万博体育手机登录-万博赌球信得过吗

叙曰∶泄泻似乎易识,一遇盘根错节,良手犹难之。所以然者,脾为万物之母,泄泻能坏人之母气故也。今考名方十五首,用之者宜变通焉。

 

白术茯苓汤

白术(土炒) 白茯苓(去皮,各七钱五分)

脾胃虚弱,不能克制水谷,湿盛作泻者,此方主之。

脾胃者,土也。土虚则不能四布津液,水谷常留于胃而生湿矣。经曰∶湿盛则濡泻,故知水泻之疾,原于湿也。白术甘温而燥,甘则入脾,燥则胜湿;茯苓甘温而淡,温则益脾,淡则渗湿,土旺湿衰,泻斯止矣。戴氏云∶水泻腹不痛者为湿,痛者为食积。河间云∶泻而水谷变色者为热;水谷不变色,澄澈清冷者为寒。皆妙论也。若肛门燥涩,小便黄赤,则水谷虽不变,犹为热也。此由火性急速,食下即出,无容变化,仲景所谓邪热不杀谷是也。兹在临证精察,而加药物之所宜者尔。

 

胃苓汤

苍术 浓朴 陈皮 甘草 白术 茯苓 猪苓 泽泻

此方亦治湿盛泄泻者也。

苍术、浓朴、陈皮甘草,平胃散也,所以燥湿;白术茯苓、猪苓、泽泻、桂,五苓散也,所以利湿。脾胃强健者,宜主此方;怯弱者,宜主前方。白术茯苓汤、平胃散正考见湿门,五苓散正考见伤寒门。

 

益黄散

丁香(面煨) 木香 青皮(炒) 陈皮 诃子(面裹微煨)

胃寒,泄泻脉迟者,此方主之。

肠胃热,则大便燥结;肠胃寒,则洞泄不禁,大都然也,脉迟验其为寒。是方也,二香之辛热,所以温中;二皮之辛利,所以快脾;诃子之固涩,所以止泻。

 

升阳除湿防风汤

苍术(四钱,制) 防风(二钱) 白术 茯苓 芍药(各一钱)

泄泻头痛者,此方主之。

阳陷于下,则成飧泄;湿犯于上,则令头痛,此清浊倒置而然也。风能胜湿,故用防风;燥能制湿,故用二术;淡能利湿,故用茯苓;土病木乘,故用芍药。又曰∶久风入中,则为肠风飧泄,故用防风;伐肝疏脾,非酸不可,故用芍药。

 

钱氏白术散

人参 白术 茯苓 甘草 木香 藿香 干葛

脾虚肌热,泄泻者,此方主之。

脾虚者,补之以甘,故用人参白术茯苓甘草;肌热者,疗之以清,故解以葛根;脾困者,醒之以香,故佐以藿、木。

 

戊己丸

黄连(十两) 吴茱萸(泡) 白芍药(炒,各二两)

脾胃热泻不止者,此方主之。

热泻者,粪色黄褐,肛门敛涩也。苦从火化,火能生土,故用黄连浓肠胃而益土;臊酸从木化,木能疏土,故茱萸辛燥,能疏亢盛之肝,芍药味酸,能泻土中之木。戊为胃土,己为脾土,用是方以调脾胃,故曰戊己丸。

 

诃黎勒散

诃子仁 肉豆蔻(面裹煨) 青皮(各四两) 附子(一两) 肉桂(五钱)

肠胃虚寒,滑泄腹痛者,此方主之。

虚寒者,中气虚而生内寒也;滑泄者,土虚不足以防水也;腹痛者,湿淫而木气抑也。

寒者温之,故用附子、肉桂;滑者涩之,故用诃子、肉蔻;抑者疏之,故用青皮

 

浆水散

半夏(一斤,制) 甘草(炙) 附子 肉桂 干姜(各五钱) 良姜(二钱五分)

每服三钱。

水泻澄澈清冷者,此方主之。

浆水者,泻利浆水而澄澈也。河间云∶水液澄澈清冷,皆属于寒。寒者温之,故是方率用辛温之剂。析而论之,半夏、炙草,可使健脾,脾健则能防水矣;干姜、附子,可使回阳,阳

 

刘草窗痛泻要方

白术(三两) 炒芍药(二两) 防风(一两) 炒陈皮(一两半)

痛泻不止者,此方主之。

泻责之脾,痛责之肝;肝责之实,脾责之虚。脾虚肝实,故令痛泻。是方也,炒术所以健脾炒芍所以泻肝,炒陈所以醒脾,防风所以散肝。或问痛泻何以不责之伤食?余曰∶伤食腹痛,得泻便减,今泻而痛不止,故责之土败木贼也。

 

五味子散

五味子(二两,炒香) 吴茱萸(五钱,炒)

共为末,每服二钱。

肾虚,子后泄泻者,此方主之。

肾主二便,开窍于二阴,受时于亥子,肾脏虚衰,故令子后常作泄泻。五味子有酸收固涩之性,炒香则益肠胃;吴茱萸有温中暖下之能,炒焦则益命门。命门火旺,可以生土,土生则泄泻自止;酸收固涩,可以生津,津生则肾液不虚。

 

椒附丸

椒红(炒) 桑螵蛸(炙) 龙骨(火 存性) 山茱萸(炒) 附子(炮) 鹿茸(酒蒸,焙)

肾脏虚寒,大便滑泻者,此方主之。

虚者,肾精不足也;寒者,命门火衰也。肾主二便,肾脏虚寒则不能禁固,故令大便滑泻。味浓为阴中之阴,故用山茱萸、鹿茸以益肾家之阴;辛热为阳中之阳,故用椒红、附子以壮命门之火;味涩可以固脱,故用螵蛸、龙骨以治滑泻之脱。

 

二神丸

破故纸(四两,炒) 肉豆蔻(二两,煨)

枣肉为丸。

脾肾二脏俱虚,泄泻不止者,此方主之。

脾主水谷,肾主二便,脾弱则不能消磨水谷,肾虚则不能禁固二便,故令泄泻不止。肉豆蔻辛温而涩,温能益脾,涩能止泻;破故纸味辛而温,辛则散邪,温则暖肾,脾肾不虚不寒,则泄泻止矣。

 

补中益气汤去当归方

人参 甘草(炙,各一钱) 升麻(三分) 黄 (炙,一钱五分) 白术(炒) 陈皮(去白)

滑泻痞闷者,此方主之。

《内经》曰∶清气在下,则生飧泄;浊气在上,则生 胀。病由中气不足,而不能升清降浊故耳。是方也,有人参、黄 、甘草白术,所以补中;有陈皮,所以利气;有柴胡升麻,所以升举陷下之阳,清阳升则浊阴自降。浊降则痞闷自除,清升则飧泄自止。去当归者,恶其滑利,而非飧泄所宜也,若西北高燥之区,则不必去矣。

 

青州白丸子

半夏(七两) 南星 白附子(各三两) 川乌(去皮脐,五钱)

共为末,水中浸数日为丸。

痰积,滑泄不止者,此方主之。

肥人滑泄责之痰,脉滑不调责之痰,不食不饥责之痰,昔肥今瘦责之痰。痰之为物,湿土所化,故用半夏、南星以燥之;白附微温,能治风痰;川乌辛热,能攻痰积。

 

木香豆蔻丸

青木香 肉豆蔻

枣肉为丸,每下梧子大二十丸。

《稽神录》云∶江南司农少卿崔万安,常苦脾泄困甚,家人为之祷于后土祠,万安梦一妇人,簪珥珠履,授以此方,如其言服之而愈。昆谓青木香能伐肝,肉豆蔻能温中,枣肉能健脾。久泄脾虚,中气必寒,肝木必乘其虚而克制之。此方之用,宜其效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