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医方考》 > 卷二

外围足球的反水多少-为什么约彩365注册不了

叙曰∶痰证显于外,夫人之所易知也;痰涎隐于内,而怪证百出,夫人之所难知也。显于外者,只根据常法调理而治;隐于内者,非控涎丹、神 丸,与夫倒仓之法,不能空其巢穴也。今考古方十一首以治痰,变而通之,在乎人耳。

 

二陈汤

半夏(制) 陈皮(去白) 茯苓(去皮,各一钱五分) 甘草(炙,七分)

湿痰为患,此方主之。

湿痰者,痰之原生于湿也。水饮入胃,无非湿化,脾弱不能克制,停于膈间,中、下二焦之气熏蒸稠粘,稀则曰饮,稠则曰痰,痰生于湿,故曰湿痰也。是方也,半夏辛热能燥湿,茯苓甘淡能渗湿,湿去则痰无由以生,所谓治病必求其本也;陈皮辛温能利气,甘草甘平能益脾,益脾则土足以制湿,利气则痰无能留滞,益脾治其本,利气治其标也。又曰∶有痰而渴,半夏非宜,宜去半夏之燥,而易贝母、栝蒌之润。余曰∶尤有诀焉,渴而喜饮水者,宜易之;渴而不能饮水者,虽渴犹宜半夏也。此湿为本,热为标,故见口渴,所谓湿极而兼胜已之化,实非真象也,惟明者知之。气弱加人参白术,名六君子汤。

 

千缗汤

半夏(七枚) 皂角(一寸,炙) 甘草(一寸,炙)

痰涎上涌,喉中有声,不渴者,此方主之。

湿土生痰,故用半夏以燥湿;气塞则痰滞,故用皂角以利气;肺苦气上逆,故用甘草以缓急。又甘草能益脾,皂角能去垢,半夏能破逆。曰千缗者,重其效也。

 

导痰汤

半夏(四物钱,制) 陈皮(去白) 枳壳(麸炒) 胆南星 赤茯苓甘草(各一钱)

风痰涌盛者,此方主之。

风痰者,湿土生痰,痰生热,热生风也。半夏、陈皮茯苓甘草,前之二陈汤耳。加南星以治风痰;入枳壳,去痰如倒壁。

 

九蒸苍术散

苍术一味,九蒸九晒,为极细末,每服浆水调下一钱。

湿痰腹痛者,此方主之。

湿痰腹痛,是土实也。经曰∶土欲实,木当平之。苍术九蒸九晒,则其气轻清而薄,风木胜湿之品也,故治湿痰腹痛神良。

 

三子养亲汤

紫苏子(沉水者) 白芥子 萝卜子(各三钱)

年高痰盛气实者,此方主之。

痰不自动也,因气而动,故气上则痰上,气下则痰下,气行则痰行,气滞则痰滞。是方也,卜子能耗气,苏子能降气,芥子能利气。气耗则邪不实,气降则痰不逆,气利则膈自宽,奚痰患之有?飞霞子此方,为人子事亲者设也。虽然,治痰先理气,此治标之论耳,终不若二陈有健脾去湿治本之妙也。但气实之证,则养亲汤亦径捷之方矣。

 

润下丸

陈皮(一斤,去白,盐水洗) 甘草(二两,炙)

共为末所丸。

上而痰吐,下而痰泻,此方皆良。

陈皮有消痰泄气之功;食盐具咸能润下之性;甘草有和药调中之妙,炙之有健脾益胃之能。丹溪翁微加星、夏者,燥其生痰之源;微加芩、连者,扑其动痰之焰。

 

顺气消食化痰丸

制半夏 胆南星(各三斤) 神曲(炒) 杏仁(去皮尖) 陈皮(去白) 萝卜子(生用) 葛根 山楂肉(炒) 青皮(去穣,炒) 苏子(沉水者) 香附(制) 麦芽(各一两)

饮食生痰,胸膈膨闷者,此方主之。

星、夏之辛,能燥湿痰;葛根之清,能解酒热;山楂、麦芽、神曲之消,能疗饮食之痰;青皮陈皮、苏子、杏仁、卜子、香附之利,能行气滞之痰。痰去,则胸膈之膨闷亦去矣。

 

青州白丸子

半夏(七两) 南星 白附子(各三两) 川乌(去皮脐,五钱)

共为末,浸水数日为丸。

湿痰作眩者,此方主之。

痰之生也,由于湿,故用半夏、南星之燥;痰之滞也,本于寒,故用乌头、白附之温。

浸以数日,杀其毒也。

 

清气化痰丸

陈皮(去白) 杏仁(去皮尖) 枳实(麸炒) 黄芩(酒炒) 栝蒌仁(去油) 茯苓(各一两)

姜汁为丸。

此痰火通用之方也。

气之不清,痰之故也,能治其痰,则气清矣。是方也,星、夏所以燥痰湿,杏、陈所以利痰滞,枳实所以攻痰积,黄芩所以消痰热,茯苓之用,渗痰湿也;若栝蒌者,则下气利痰云尔。

 

指迷茯苓丸

半夏(二两,制) 茯苓(一两) 风化硝(二钱五分) 枳壳(五钱)

姜汁糊丸。

中脘停痰伏饮者,此方主之。

半夏燥湿,茯苓渗湿,湿去则饮不生,枳壳削坚,化硝软坚,坚去则痰不固。

 

滚痰丸

大黄(酒蒸) 黄芩(去朽,各半斤) 礞石(硝 黄金色,一两) 沉香(五钱)

共为丸。

实热老痰,此方主之。

大黄能推荡,黄芩能去热,沉香能下气,礞石能坠痰。是方乃攻击之剂,必有实热者始可用之,若与虚寒之人,则非宜矣。又礞石由焰硝 炼,必陈久为妙,若新 火毒未除,则不宜服。

 

控涎丹

甘遂(去心) 紫大戟(去皮) 真白芥子(各等分)

痰涎在心膈上下,使人胸背、手足、颈项、腰膝引痛,手足冷痹,气脉不通者,此方主之。

甘遂直达涎结之处,大戟能攻胸胁之涎,芥子能散支痛之饮,此攻痰之厉剂也。又曰∶惊痰加朱砂;痛者加全蝎;酒痰加雄黄全蝎;惊气成块者,加穿山甲、鳖甲、玄胡索、蓬莪术;臂痛,加木鳖霜、桂心;痰热加盆硝;寒痰加丁香、胡椒、肉桂。因其病证而药加焉,兵

 

三花神丸

甘遂(面裹煨) 大戟(拌湿炒) 芫花(各半两,炒) 轻粉(一分) 大黄(一两)黑丑(二两,取头末)

前药为末,滴水为丸,如小豆大。初服五丸,每服加五丸,温水下,日三服,以利为度。服后痞闷极甚者,此痰涎壅塞,顿攻不开,转加痛闷,即初服三丸,每加二丸,至快利即止。

痰饮变生诸病,风热郁燥,肢体麻痹,走注疼痛,痰嗽,气血壅滞,不得宣通,人壮气实者,此方主之。

甘遂能达痰涎窠匿之处,大戟、芫花能下十二经之饮,黑丑亦逐饮之物,大黄乃推荡之剂,佐以轻粉者,取其无窍不入,且逐风痰积热,而解诸药之辛烈耳。此大毒类聚为丸,善用之,则能定祸乱于升平;不善用之,则虚人真气。慎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