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医方考》 > 卷四

杏耀娱乐线路测速-菲腾国际娱乐登录

叙曰∶疸,黄疾也,初学易谈之,此未遇盘根错节耳,以故芒利不若干将,鲜有不断其锋者。今即名人之方十三首而考之,疸证之难易,概可见矣!

 

丹溪治黄胆方

黄芩(炒) 黄连(炒) 栀子(炒黑) 茵陈 猪苓 泽泻 苍术(制) 青皮(去穣,炒)草龙胆(各五分)

谷疸加三棱莪术、缩砂、陈皮、神曲。

丹溪云∶疸证不必分五,同是湿热。故以此方主之。

疸,病黄之名也。五疸者,黄汗、黄胆、酒疸、谷疸、女劳疸也。疸分五证,始于仲景之《金匮要略》,此先圣示人以博也。不必分五,同是湿热,此后贤示人以略也。是方也,芩、连、栀子、龙胆之苦,所以去热。猪苓、泽泻之淡,所以去湿。茵陈蒿气微寒而味苦平,为疸诸品之加,乃推陈致新之意也。虽然,丹溪翁之言不能无弊,使后之学人宗其言,至于举一而废百,宜乎视仲景之堂,若登天也。故古方治疸有吐者,有汗者,有下者,有寒者,有温者,有润者,有燥者,有软坚者,有消导者,有逐血者。今曰不必分五,则仲景之门犹不入,奈何而窥百家之奥乎?

 

瓜蒂散

瓜蒂 赤小豆 淡豆豉(各五分)

疸证腹满欲吐,鼻燥,脉浮者,宜以此方吐之。酒疸欲吐者同。

腹满欲吐,邪在上也。鼻燥者,邪在气分也。脉浮者,邪未尽入于里也。吐中有发散之义,故吐于浮脉正宜。瓜蒂苦而善涌,赤小豆平而解热,淡豆豉腐而胜燥,此古人之宣剂也。

 

桂枝加黄汤

桂枝 芍药 生姜(各三两) 甘草 黄 (各二两) 大枣(十一枚)

黄汗,身体疼重,发热,两胫自冷,此方主之。

黄汗者,汗出皆黄,沾衣有色也。得之汗出时,入水取浴,水从汗孔入。湿郁于表,故病黄。邪伤其卫,故自汗。湿热相搏,故身体疼重而发热。病原寒水所伤,寒气属阴,水性就下,故两胫自冷。客者除之,故用桂枝之辛甘以解肌表之邪。泄者收之,故用芍药之酸寒以敛荣中之液。虚以受邪,故用黄 之甘温以实在表之气。辛甘发散为阳,故生姜甘草可以为桂枝之佐。乃大枣者,和脾益胃之物也。

 

茵陈五苓散

茵陈 猪苓 茯苓 泽泻 白术(等分) 桂(少许)

发黄,小便不利者,此方主之。

热病小便不利,湿热内蓄,势必发黄。茵陈,黄家神良之品也,故诸方多用之。猪苓、泽泻茯苓白术、味平而淡,故可以导利小水。官桂之加,取有辛热,能引诸药直达热邪蓄结之处。经曰∶甚者从治。此之谓也。

 

茵陈茯苓汤

茵陈(二钱) 茯苓 猪苓 桂枝(各一钱) 滑石(一钱五分)

发黄,小便涩,烦躁而渴者,此方主之。

实热在内,其热不得泄越,故发黄。小便涩者,热之所注也。烦躁者,热犯上焦清阳之分也;渴者,邪热蒸灼,不能生液润喉也。是方也,茵陈主黄胆,佐以茯苓,猪苓则利水;佐以滑石则利热;佐以桂枝则同气相求,直达热邪之巢穴。内热既去,则津液自生,气自化,小

 

茵陈栀子大黄汤

茵陈(一两) 栀子(三枚) 大黄(三钱五分)

发黄,小便赤涩,大便秘结,此方主之。

茵陈苦寒,能利黄胆。栀子泻火,屈曲而下,能疗小便之赤涩。大黄能攻大便之秘结,此众人之所共知。大小既利,则湿热两泄,而黄自除矣!

 

栀子柏皮汤

栀子(十五枚) 黄柏(二两) 甘草(一两)

发黄,身热不止,大、小便利者,此方主之。

发黄,身热不止者,阳邪未去也。大便利,故不用大黄。小便利,故不用五苓。但以栀子、柏皮之苦胜其热,甘草之甘缓其势,则治法毕矣!

 

枳实栀子豆豉大黄汤

枳实(五枚) 栀子(十四枚) 大黄(一两) 豆豉(一升)

发黄,身热,腹痛,右关脉滑者,名曰谷疸,此方主之。酒疸同。

发黄,身热,少火郁也。腹痛,右关脉滑,水谷积也。故用枳实大黄攻其水谷之积。

栀子、豆豉解其少火之郁。又曰∶栀子、豆豉,仲景尝用之以吐懊 ;枳实大黄,仲景尝用之以下胃实。故酒疸欲吐

 

茵陈四逆汤

茵陈(二两) 附子(一枚) 干姜(一两半) 炙甘草(一两)

发黄,脉沉而迟,肢体冷逆,腰以上自汗者,此方冷服。

此阴证发黄也。阴寒盛于下,则戴阳于上,故上体见阳证,下体见阴证。阴盛于下,故见阴脉之沉迟,兼阴证之四逆,阳戴于上,故见阳证之发黄,上体之自汗也。茵陈,治黄之要药,故无分于寒热而用之。附子、干姜、炙甘草,回阳之要品也,故有阴寒即用之。然必冷服者,恐姜、附发于上焦阳盛之区,而下部阴寒之分反不及也。是方也,韩祗和、李思训、朱奉议咸用之矣,使据丹溪翁不必分五,同是湿热之言,而执其方以疗之,则药与证不相反耶?韩、李事见《汤液本草》,朱奉议见《活人书》。

 

硝石矾石散

硝石 矾石(烧,等分)

二共为末,大麦粥汤和服方寸匕,日三。

仲景《金匮要略》云∶黄家日晡所发热,而反恶寒,此为女劳疸。得之膀胱急,小腹满,额上黑,足下热,因作黑疸。其腹胀如水状,大便必黑,时溏,此女劳之病,非水也。

腹满者难治。此方主之。

阳邪传至于胃,热无以越,土色自见而发黄,则日晡所必发热。所以然者,土位旺于日晡故也。今反恶寒,则知其以女劳虚之矣。女劳虚者,责之肾。膀胱者,肾之腑。前阴者,肾之窍。肾虚而阳邪袭之,故令膀胱急,小腹满。黑者,北方肾水之色,额上黑者,肾病而色自见也。足下热者,肾脉起于涌泉,肾水一虚,则相火凑之,故足下热也。因作黑疸者,阳邪尽陷于肾,而肾色尽显于外也。腹胀者,肾脉行于腹里,邪气居之,故令胀如水状,实非水也。若是水病,则大便澄澈而濡泻。今是肾病,故大便必黑而时溏。盖肾主二便,病故黑溏而失其常也。此可以辨其为女劳之病,而非水矣。腹满难治者,腹满与腹胀不同,腹胀是肾脉行于腹,故令胀于外。腹满是脾胃受邪,不能健运,而满于中也。脾胃属土,能克肾水,故曰难治。硝石、矾石,咸寒者也,咸能入肾,寒能胜热,故以二物主之。和以大麦粥汤者,恐二物之损胃也。呜呼!仲景公说证立方,精良曲当,大都如此,譬之选将练兵,知人善任,则万举万当,罔不奏功。彼用方不合证者,譬则出师无名。用药不知性者,譬则将不知兵,其不丧师辱国者鲜矣,恶乎建功?

 

抵当丸

水蛭(三十枚,炒褐色) 虻虫(三十枚,去翅足,炒) 桃仁(二十枚,去皮尖) 大黄(三两酒浸)

蓄血发黄者,此方主之。

阳邪瘀热在里,少腹硬满,小便自利而发黄者,为蓄血发黄。苦走血,咸软坚,故用水蛭、虻虫以逐败血。滑利肠,寒下热,故用桃仁大黄以下血热。他如伤寒门桃仁承气汤亦可酌用。

 

大温中丸

陈皮(去白) 浓朴(姜汁炒) 三棱(醋炒) 苍术(泔浸七日) 莪术(醋炒) 青皮(各五两) 甘草(一两炙) 香附(一斤,醋炒) 针砂(二两,醋炒红七次)

忌犬肉、果菜。

此调理谷疽、酒疸之方也。

方名温中者,主疗湿郁于中之义也。水谷酒食,无非湿化,传化得宜则治,一或积于中宫,则遏少火,热而病黄矣。故用苍术香附陈皮青皮、浓朴,以平胃中之敦阜而利其气,气利则水谷不滞。用三棱莪术以削坚,削坚则积滞渐除。用针砂者,一借其兑金之令,以

 

枣矾丸

绿矾(半斤,火 通红) 枣肉(二斤,煮,去皮捣烂丸) 平胃散(四两,为衣)

每服三十丸,姜汤下。

谷疸身目俱黄,此方亦良。

水谷癖积于中,抑遏肝肾之火,久久郁热,故身目俱黄。是方也,绿矾咸寒,能软痰癖而胜湿热。枣肉甘温,能益脾胃而补中宫。平胃散者,苍术、浓朴、陈皮甘草也。苍术、浓朴,所以平胃家敦阜之气而除积饮。陈皮甘草,一以利气,一以和中,乃调胃之意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