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医方考》 > 卷五

雷速体育app-梦想娱乐充值没到账

叙曰∶眼,五官之一也。匪明则无以作哲,故眼重焉。医眼有专科,亦以其重耳。今考名方十五首,夫人酌其宣而用之,则复明之一助也。

 

消风养血汤

荆芥 蔓荆子 菊花 白芷 麻黄(去节) 桃仁(去皮尖) 红花(酒炒) 防风 川芎(各五分) 当归(酒洗) 草决明 石决明 白芍药(酒炒) 甘草(各一钱)

眼痛赤肿者,此方主之。

痛者,邪气实也。赤者,风热伤血也。肿者,风热注之也。是方也,荆芥菊花、蔓荆、白芷、麻黄、防风、川芎,可以消风,亦可以去热,风热去,则赤肿去矣。桃仁红花当归、芍药、草石决明,可以消瘀,可以养血,亦可以和肝,瘀消则不痛,养血和肝则复明。

甘草者,和诸药而调目气也。

 

益阴肾气丸

地黄(二两) 生地黄 山药 山茱萸 当归梢 五味子 牡丹皮 柴胡(各五钱) 泽泻 茯神(各二钱五分)

肾虚目暗不明者,此方主之。

精生气,气生神,故肾精一虚,则阳光独治,阳光独治,则壮火食气,无以生神,令人目暗不明。王冰曰∶壮水之主,以制阳光。故用生熟地黄、山萸、五味、归梢、泽泻、丹皮味浓之属,以滋阴养肾,滋阴肾火自降,养肾则精自生。乃山药者,所以益脾而培万物之母。

中年之后有目疾者,宜补而不宜泻。可谓开斯世之蒙矣!东垣此方其近之。

 

疗本滋肾丸

黄柏(酒炒) 知母(酒炒,等分)

共末为丸。空心盐汤下百丸。

此亦治肾虚目暗之方也。

眼者,肝之窍。肝,木脏也,得水则荣,失水则枯,故用黄柏知母之味浓者以滋肾水,所谓虚则补其母也。是方也,虽曰补肾,亦泻之之类也,脾强目暗者宜主之。脾胃坏者,非所宜也。

 

干熟地黄丸

人参(一钱) 当归身 酒黄芩(各五钱) 干熟地黄(一两) 柴胡(八钱) 生地黄(酒洗,一钱半) 炙甘草 天门冬(去心) 地骨皮 枳壳(麸炒) 黄连(酒炒) 五味子(各三钱)

血弱不能养心,心火旺盛,肝木自实,瞳子散大,视物不清者,此方主之。

肝者,心之母,心火旺盛,故令肝木自实;肝主风,心主火,瞳子散大,风火动摇之象也。瞳子者,主照物,今而散大,宜其视物不清矣。越人云∶实则泻其子,虚则补其母。火是肝之子,故用芩、连、骨皮、生地以泻火。水是肝之母,故用熟地、门冬、五味以滋水。

《内经》曰∶阳气者,精则养神。故又以人参甘草益其阳气。而枳壳者,所以破其滞泥。柴胡者,所以升其清阳也,清升而目自明矣。经曰∶目得血而能视,故又以当归佐之。

 

补阳汤

肉桂(一钱,去皮) 知母(炒) 当归(酒洗) 生地黄(酒洗) 白茯苓 泽泻 陈皮(各三钱) 白芍药(酒炒) 白术(炒) 人参 黄 (炙) 防风 羌活 独活地黄 甘草(各一两) 柴胡(二两)

青白目翳者,此方主之。

阳不胜其阴,则生目翳。所谓阴盛阳虚,则九窍不通,乃阴埃障日之象也。是方也,人参、黄 、白术茯苓甘草陈皮,甘温益气之品也,固所以补阳。柴胡、羌活、独活防风,辛温散翳之品也,亦所以补阳;知母当归、生熟地黄、芍药、泽泻,虽曰养阴,亦所以济夫羌、防、柴、独,使不散其真阳耳,是亦所以补阳也。用肉桂者,取其辛热,热者火之象,可以散阴翳,辛者金之味,可以平肝木,盖眼者,肝木之窍,以故用之。

 

百点膏

蕤仁(去皮尖,三钱) 防风(八钱) 黄连(净,二两) 当归甘草(各六钱)

前药锉细,以水五碗同煎,半干去渣,再煎至滴水不散,以净蜜等分加入,又熬少时为度,日可五七次用之。名曰∶百点膏,盖欲使药力相继耳。东垣云∶张济氏病翳六年,以至遮蔽瞳仁,视物有云风之象,因用此药而效。按此五药,蕤仁能散结气,当归能活滞血,防风能散风邪,黄连能攻久热,甘草能和气血,乃蜜则润之而已。

 

光明洗眼方

古青钱(十文) 黄连(一钱) 杏仁(七枚,去皮) 艾叶(三片)

上药用水一盅,煎去其半,澄清一宿,次日频频洗之良。

凡患风热,眼眶红烂者,此方洗之。

铜性清肃,可以胜热明目。黄连苦燥,可以泻热坚肤。艾叶辛温,可使驱风胜湿。杏仁辛

 

《本事》羊肝丸

黄连(一两) 白羊肝一具(煮烂)

二共为丸,梧子大。每服二十丸。忌猪肉、冷水。

《本事方》云∶诸目疾翳障青盲,此方皆治。

唐·崔承元者,居官时,治一死囚,出而活之,囚后数年以病死。崔后为内障所苦,丧明逾年后,半夜叹息独坐,忽闻阶除 之声。崔问为谁?徐曰∶是昔蒙出死之囚,生不能报公,今来献目疾方耳。遂以前方言讫而没。崔根据此合服,不数月复明。昆谓眼者,肝之窍,肝木自实则病眼,邪害空窍也。越人云∶实则泻其子。故用黄连以泻心,能泻其心,则子食气于母,而肝弗实矣,目也岂不莹然而明乎?然必剂以羊肝者,取其为血气之属,同类相从,用之补肝,非若草木之性,偏一而失冲和也。

 

《类说》羊肝丸

夜明砂(净洗) 蝉蜕 木贼(去节) 当归(各一两) 羊肝(四两)

上药以前四物研为细末,以羊肝水煮烂捣如泥,入前四物拌和,丸如梧子大。食后温汤下五十丸。

明州定海人徐道享者,事母至孝,因患赤眼而食蟹,遂成内障,凡历五年,虽抱眼疾,笃孝弗衰。忽梦一僧人授以此方,制而服之,百日复明。昆谓夜明砂能攻目中恶血,当归身能生目中新血,蝉蜕能去目中翳障,木贼能散目中翳热。乃羊肝者,同类相从,能引四物入肝而利其窍也。孝道感格,故致神方,所谓诚能动天也。

 

蛴螬明目

晋·盛彦之母失明,食必自哺。母既病久,婢仆数见捶挞,心怀忿焉。伺彦他出,取蛴螬炙而饲之。母食以为美,藏以示彦,彦见之抱母痛哭,母目豁然而开,若有神者,昆谓蛴螬能攻恶血,若目中血障者,用之必然神良。若用之概治目疾,则弗验也。

 

真人明目丸

地黄地黄 川椒(去目及闭口者,微炒。等分)

共为末,蜜丸梧子大。每服五十丸,空心盐米饮下。

江陵傅氏,目昏多泪,家贫鬻纸为业,性喜云水,见必邀迎。一日,有客方巾布袍过之,授以此方治目。如方修服,不一月目明,夜能视物。昆谓肾主目之瞳子,肾水虚竭,故令目昏。肝之液为泪,肝有风热,故令泪出。是方也,生地所以凉肝,熟地所以补肾,乃川椒者,味辛而热,可以疗肝肾之痹气。痹气者,湿热着而不散之气也。又于空心之时,以盐饮吞之,宜其直达肝肾之区矣。病在标而治其本,可谓神于病情者,此其所以为真人之与欤!

 

鼍龙点眼方

猪胆一枚,银铫中微火熬成膏,再入冰脑米许,点入眼中。

郭太尉者,真州人,久患目盲,有白翳膜遮睛,遍服眼药,无能效者。有亲仲监税在常州守官,闻张鼍龙之名,因荐于太尉。太尉请张视之曰∶予眼缘热药过多,乃生外障,视物昏黑,更无所睹,医者以肝肾虚损治之愈盲。张曰∶请太尉将药点眼并服之,一月取翳微消。后果一月翳退,双目如旧。因求点药方。乃只用前件修制,点入眼中,微觉翳轻。后又将猪胆白膜皮曝干,捻作绳子烧灰,待冷点翳,云盛者亦能治之。此方甚好,勿妄传。昆谓猪胆汁者,甲木之精也,可以莹润乙窍。冰脑者,辛温之品也,可以旋开目翳。膜灰者,化烂之品也,可以消去翳膜。

 

二百味花草膏

羯羊胆出其中,再填入好蜜拌匀,蒸之候干,入钵细研为膏。

福州人病目,两睑赤湿流泪,或痛或痒,昼不能视物,夜不可近灯,兀兀痴坐。其友赵谦子春语之曰∶是为烂缘血风眼也,我有一药,正治此疾,名曰二百味花草膏。病者惊曰∶用药品如是,世上方书所未有,岂易遽办?君直相戏耳!赵曰∶我适间有药,当以与君。携一钱匕,坚凝成膏,使以匙抄少许入口,一日泪止,二日肿消,三日痛定,豁然而愈。乃往谒赵致谢,且叩其名物。赵笑以前方授之曰∶以蜜采百花,羊食百草,故隐其名以眩人耳。昆谓内热则睑赤,肝热则出泣,微热则痒,热盛则痛,或痛或痒,皆火之故也。气热则神浊昏冒,故令昼不能视物;阳胜者善恶火,故令不可以近灯光,此经所谓天明则日月不明,邪害空窍也。羯羊胆,苦物也,足以胜热;蜜,润物也,足以济火。然曰入口,不曰入眼,则固服食之剂耳。用之者,使频频噙之,药力相继为良。

 

明目六事方

损读书,减思虑,专内观,简外事,旦起晚,夜早眠。

晋·范宁常苦目痛,就张湛求方。湛书此六事,仍尾之曰∶上方宋阳子少得其术,以授鲁东门伯,次授左丘明,遂世世相传,以及卜子夏、晋·左太冲,凡此诸贤,并有目疾,得此方之用。熬以神火,下以气筛,蕴于胸中,七日然后纳诸方寸,修之一时,近可数其目睫,远可察夫帘垂,长服不已,洞见墙壁之外。非但明目,乃亦延年。许学士评之曰∶审如是而行之

 

目疾者,戒沐头,宜濯足

昆谓此二句者,先医之格言也。太极之道,动而生阳,静而生阴。沐头则上动矣,必生阳而损目,况夫湿气难干,乘风而梳拂不已,则风湿袭于首而并于目,甚者至于丧明,此沐头之宜戒也。然何以宜濯足也?足太阳之经,根于足之小趾端,上贯于睛明;足少阳之经,根于足大趾歧骨间,上贯于瞳子 ;足阳明之经,根于足中指内间,上贯于承泣。《易》曰∶水流湿,火就燥。若能以温水濯其两足,则头目间之热邪,亦能引之而下,况夫温濯之余,腠理疏泄,又足以泻经中之邪,是亦去病之一助也,故曰宜濯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