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医方考》 > 卷五

贝斯特最新官网 www.bst3311.com-星河赌场网址

叙曰∶疠风一证,古今难之,是以斯世之妄治者多也。深达疠风之奥者,洁古、东垣二人而已,余皆未有言也。今考古人之方六首,庶几乎精练之奇哉!

 

愈风丹

苦参(四两,为末) 土蝮蛇 白花蛇 乌梢蛇(头尾全者,各一条,酒浸二三日,去骨,阴干为末) 皂角(五斤,去皮弦,以无灰酒浸一宿,取出用水熬膏)

上以苦参、蝮蛇、白花、乌梢四味为末,将皂角膏和丸,如梧桐子大。每服七十丸,以玉屏风散煎汤吞下。轻者三蛇得一即效,不必全也。

疠风,手足麻木,毛落眉脱,遍身癞疹,搔痒成疮者,此方主之。

疠风者,天地杀物之风,燥金之气也,故令疮而不脓,燥而不湿。燥金之体涩,故一客于人,则营卫之行滞,令人不仁而麻木也。毛落眉脱者,燥风伐其营卫,而表气不固也。遍身癞疹者,上气下血俱病也。诸痛属实,诸痒属虚,疠风之痒,固多有虫,而卫气之虚,不可诬也。是证也,主燥剂以疏风,则反以助邪,往往血枯而死,故求古方之润剂以主之。白花、乌梢、土蝮三蛇者,血气之属也,用血气之属以驱风,岂不油然而润乎?然其性中有毒,同气相求,直达疠风毒舍之处,岂不居然而效乎?皂角之性,善于洁身,则亦可以洁病。苦参之性,善于去热,则亦可以去风。昔人吞以防风通圣散,此方乃汗下之剂也,非营卫虚者所宜,今以玉屏风散更之,则黄 可以排脓补表,防风可以利气疏邪,白术可以实脾而补肌矣。

 

换肌散

白花蛇 乌梢蛇(酒浸各一宿) 地龙(去土,各三两) 当归(酒制) 苍术(米泔浸七日)木鳖子(去壳) 细辛 蔓荆子 白芷 赤芍药 威灵仙 天麻 天门冬 川芎 甘菊花 何首乌 紫参 荆芥穗 沙参 石菖蒲 胡麻(炒) 苦参 不灰木 草乌 炙甘草蒺藜 定风草(即天麻苗) 木贼(各一两)

上件共为末,每服五钱,食后酒调下,多饮为妙。

大风年深不愈,眉毛堕落,鼻梁崩坏,额颅肿破者,此方主之。

身半以上,天之阳也。病则气受之,气受之则上病,故眉落、鼻坏而颅破也。高巅之上,惟定风草诸物者,气味轻清,可以亲上,可以驱风,可以胜湿。乃不灰木、石菖蒲、草乌、苍术,则直可以疗湿矣。若苦参、紫参、沙参、何首乌,皆用之以解毒。当归甘草、门冬、赤芍、胡麻,皆养血清气于驱风燥湿之队者也。地龙者,泥蟠之物,湿土所化也,故能引诸药以就湿;白花、乌梢者,奔腾之类,风动之象也,故能君诸药以驱风,此《易》所谓云从龙,风从虎也。

 

凌霄散

蝉壳 地龙(炒) 白僵蚕(炒) 全蝎(炒,各七个) 凌霄花(半两)

上为末,每服二钱,熟酒调下无时。尝坐于浴室汤中一时许,服药神良。

疠风,此方常获奇效。

疠风攻凿气血,木石不能获效者,非其类也。故用血气之属,能主风者以治之。蝉蜕主风热,地龙主风湿,僵蚕全蝎主风毒,凌霄花主风坏之血。斯五物者,皆有微毒,用之以治疠风,所谓衰之以属也。然必坐于浴室汤中服药者,所以开泄腠理,使邪气有所出尔。

 

补气泻荣汤

升麻 连翘(各六分) 生地黄 黄芩(各四分) 当归 苏木 全蝎 地龙黄连(各三分) 桔梗(五分) 甘草(一钱半) 人参(二分) 胡桐泪(一分) 桃仁(三枚) 麝香(少许) 虻虫(一枚,去翅足,微炒) 水蛭(二枚,炒烟尽)

此东垣治疠风之方也。

补气泻荣,治疠风之妙旨也。卫气虚而邪袭,故用人参、黄 、甘草以补气。营血坏而为疠,故用虻虫、水蛭桃仁、苏木以消瘀。全蝎地龙引诸药至风湿结聚之处。乃麝香者,利关窍而无所不之。升麻连翘桔梗入气而解其热。黄连黄芩入脏而清其气。当归地黄入血而调其新。若胡桐泪者,用之以除大毒之热,又足以杀疠风之虫而除顽肿也。

 

蚺蛇

泉州有客卢元钦患大风,惟鼻根未倒。属五月五日,官取蚺蛇胆欲进,或言肉可以治风,遂取一截蛇肉食之,三五日渐可,百日平复。盖蛇之奔腾疾走,皆风象也,故为逐风之鳞,或嫌其毒而唾之,不知医之所取者,妙在其毒也。《易》曰∶同气相求。有此蛇毒,方能就彼疠毒,如水流湿,火就燥,各从其类耳。《内经》曰∶衰之以属。正是此意。

 

皂角刺

疠风眉发堕落者,取皂角刺九蒸九晒为末,每服酒下二钱。久服眉发再生,肌肤悦润,眼目倍明。